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66 >

所有的快乐都从不快乐开始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8 15:49:15



有时候,我们哭不是因为不坚强,而是坚强了太久!楝艰胺瀛愭渚嬶細鍒樼殗鍙旂殑绾垫í瀛?【佳片有约】《最高危机》美国【高清视频】有哪些炫技类的音乐?它们炫的各是什么技?鑻卞湅鍔囨儏鐗囥€愯惉鐗╃悊璜?鎰涚殑钀墿璜?銆?

怎样用系统自带的画图工具合并图像在中国就只有“废话”是可信的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中国名医秘方治疗冠心病偏方又见菠萝---太棒了从伊拉克战争看美国“先发制人”战略的理论与实践记住这些,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转载]SY300火箭炮:低成本的大杀器民乐欣赏《喜洋洋》(33首)《美味主食花样600款》(上)油、茶、饭、水也醉人(下完厨没食欲喝浓茶手发抖)【无锡尚德重整:挽救企业的法律之路】作者:王欣新  来源:经济参考报能用烤箱把酸奶的水和乳清蒸发的方法做奶酪吗?悲剧色彩浓重的致郁系动画有什么意义?锌缺乏症中国神九发射透露惊人内幕:令白宫不寒而栗温馨浪漫轻音乐320首(珍藏版)中国未成年少女为何性泛滥成灾?少儿英语启蒙:自然拼音教学法[转载]高血压特效:永远断根,屡试屡效(转)说说命运2013年天赦日开运秘法如何与班上同学关系更好?去法国留学有什么优势(软件专业)?第四节

认识犀角5—识真、辩伪 最全最详细的做面条方法学习的基本要素,决定你的学习状况和未来的学习能力。第四节

 
 
 
 

  当生命遇到障碍时,我告诉自己:既然无法掌握生命的长度,那就让我掌握生命的宽度吧!当面临经济局限时,我告诉自己:我粗衣淡饭,我用眼睛品尝全球盛宴。

  人生最不快乐的无非是想而不能,行走其实是一种生活态度,与金钱无关,如果你有这种态度的话,就会有一种与别人不一样的气度。

  (一)\t既然无法掌握生命的长度,那就让我掌握生命的宽度

  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句话给我一个概念,生命是以重量来衡量的,重量与体积相关,与质量相关,如果把体积按长乘宽乘高来计算的话,那么生命的重量便取决于长度、宽度、高度和质量。

  从一生的角度来看,怎样才算生命质量高呢?其实很简单,快乐多一点,质量就好一点。如果快乐的时间占得比例很大的话,你的一生就会很幸福。我的快乐哲学就是,快乐就在当下,不管真快乐、假快乐还是傻快乐,只要快乐就好,这其实是一种心态的养成。

  至于高度,不是由自己来评价定论的,那剩下的便只有长度与宽度了。我一直以来就知道,自己的生命长度可能比不了其他人,因为从家庭遗传的角度来说,我父亲只活了46岁,我母亲活了55岁,尤其是当我后来生了重病的时候,我更是感到生命的无奈,因为这长度实在是我无法控制的。

  而宽度却是可以掌握的,世界如此之大,看的地方多了,眼界也就宽了。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是在感受、触摸周围的世界,一方面,活得年纪越大,感受就会越多;另一方面,走的地方越多,感触也会越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都能丰富人的见识。如果几十年如一日地住在同一个地方,其认知和感受也是有限的。

  真正想到去拓宽自己的生命,是源于一场大病。那是在1997年的时候,我当时在台湾做一档飞跃海峡的电视节目,那是大陆第一档被国家广电部和国台办批准的在台湾制作的节目,拍摄大陆人眼里的台湾是什么样。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做电视制片人,之前一直做主持人和导演,制片人则是整个项目的设计者。

  由于这个项目是需要一级一级审批的,所以在我拿到批文,成行之时,实际已经到了节目播出的时间了。正常做节目一定是提前有几期节目做好压在那儿,慢慢播,但由于审批的问题,我根本没有做备播带的时间,只能一边播出,一边制作,当周拍的节目当周播。

  我住在台北,但每天都要到其他各个地方去拍台湾的风土民情,坐着飞机或汽车奔波于澎湖、绿岛、高雄等各个景点之间,二十四小时连轴转,通宵工作更是家常便饭。由于当时批给我的人很少,虽然我在台北又补充招聘了三个人,但人手依然不足。

  拍电视时要背着很多很重的三脚架,而旅游节目就是要爬山涉水,我是制片人,同时还是主持人之一,每到一个景点,根本无暇好好欣赏风景,马上询问当地专家或居民这个地方有什么历史,曾在什么年代发生什么故事,这些历史性的知识不能说错,所以问完之后就必须背下来,背会马上开拍。台湾有一个制作方事先也跟我联系好了,几点到几点去哪个景点,行程排得十分紧密,一刻也不能耽误,所以整个过程像琴弦一样绷得很紧,压力特别大。

  虽然每天奔波于美丽的风景之间,但却从来没有旅行的感觉,连续工作一段时间后,整个人变得很胖,原本以为是台湾小吃吃多了,其实是浮肿。当时去花莲慈济医院拍静思精舍的节目,寺院的人看我的脸色便认定我身体状况不好,一测血压,果真高得离谱。后来,去医院做了进一步检查,发现是急性肾炎,并且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当身体健康出现了问题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显得无关紧要了,于是,我搁置了手头的工作,回到广州治病。其间,我也在医生的告知下有了最坏的打算,长至三五年,短至几个月。那段时间,我已经有了抑郁症的症状,不止一次地想到自杀,但我又不甘心自己白来这个世界一遭,因为我还有很多梦想都没有实现,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都没有去。

  我曾一度向往欧洲的文明,向往在世界名著中读到的东西,想去看看卢浮宫、罗马剧场 就在中国还没正式开放欧洲游的时候,我就跟着商务游的团去了欧洲,到了酒店,我就立马打了个车载我到塞纳河畔。我静静坐在河边,听着水流的声音,心中都有种想要跳下去与塞纳河融为一体的冲动。转念一想,我还要去看那些更美的地方,没准莱茵河比它还漂亮呢。

  因此,我决定,用生命的宽度来弥补长度的不足。既然我无法掌握生命的长度,就让我掌握生命的宽度吧,于是我开始疯狂旅行,把生命的每一分钟都当作最后一分钟,抓紧时间拓宽和追逐生命的宽度,这也成为近十年来我一直努力追求的目标。

  在拓宽生命的过程中,我发现并收获了许多快乐,也努力把我寻找到的快乐分享给更多不会寻找快乐的人,所以有了一个梦走族,走到哪里,他们会跟随我,与我一同分享旅程中的酸甜苦辣。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随着心态的变化,我的身体也奇迹般地发生了好转。病由心生,果然有一定的道理,人像一座坚固的城池,如果单从外面攻打,一时是杀不进来的,如果城内首先惊慌了,便离失守不远了。

  好多人得了绝症,不知情的时候生活得一直挺好,当噩耗突然传来,往往一病不起,内心的恐惧是最恐怖的杀手,只有自己能够拯救自己。

  朋友的画外音

  生命和死亡大概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即便在克隆时代也一样。我曾经在肿瘤医院呆了一年,让我惊异的是,在这个离死亡近在咫尺的地方,看得最多的,却是阳光与柔情。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化疗的老者;十几天衣不解带,在窄窄的病床上与丈夫抵头而眠的妻子;自己也患了癌症,却依然每天在查房的医生 让我发现人们在生命的悬崖上,怎样试图把最美好的一切奉献给自己的亲人,怎样抒发着对自己眷恋的一切无限的深情。

  人生一边是太阳,一边是黑夜,或许,我们可以用太阳的那一半照亮黑夜的那一半。

  (二)\t我粗衣淡饭,我用眼睛品尝全球盛宴

  我没有多少钱,但旅行不是富人的专利,有多少钱就能走多远的路;我粗衣淡饭,但我用眼睛品尝全球盛宴。

  我热爱旅行主要受了两个人的影响,一个是三毛,一个是切?格瓦拉。尤其读完切?格瓦拉的《南美丛林日记》,我感受到,旅行的意义其实大于旅游,旅行不是为了看美丽的风景,而是在行走中改变世界观。切?格瓦拉正是由于这次南美洲旅行,认识了世界各地不同人的生活状态,也因此改变了他的命运,这本书后来由好莱坞改编成电影,叫做《摩托车日记》。

  我本身并不是有钱人,不能像有钱人一样轻描淡写、一掷千金地环游世界,我是靠攒下来的和节省下来的钱穷游世界。我平时十分节省,早期的时候,吃东西一定买最便宜的,单件的衣服都不会超过一百块钱,等到旅游的时候,可能有时机票、酒店一下子就花成千上万,我却一点也不吝啬。

  因为我不追求物质的享受,不追求华服美食,我一向坚定地认为,只要喜欢,贵的也便宜,如果不喜欢,名牌也无牌。在欧洲自驾游的时候,路过米兰名牌折扣店,别人劝我买了据说是最便宜的阿迪达斯鞋,才折合人民币190元,可在我心里,它却远比不上我买的那个不知名牌子的摩托车服更让我心仪。

  每个人内心都有对珍贵的一个衡量标准,比如,在阿联酋,最珍贵的不是海底的石油,而是路边的小草。

  在迪拜的马路上,常常会看到类似没有埋好的电线一样的东西,其实这是绿植的输液管道,它正在为我们平常习以为常的绿色生命打点滴。

  阿联酋的一株毫不起眼的花草,只怕其成本都要超过我们中国很多地方培育的珍稀花木了。到底一株普通小草的生命有多值钱呢?具体数目不好估算,但是我知道在迪拜养树,花在灌溉上的经费是每一棵树每年800美金,你说这阿联酋的草木哪里是喝水长大的呀,明明是喝美金长大的!

  在迪拜,一般的人家是养不起草木的,有草木的建筑一定是非凡之地,比如清真寺,比如豪华酒店,因为阿联酋地处酷热的海湾沙漠地带,阳光惨烈,草木不生,要想种植花草,就必需在地下埋管道来给植物打点滴补给营养。

  但是,就算你埋管道容易,水也是奇贵无比的,因为咸涩的海水不能饮用,必需花高价钱经过净化才能浇灌。在这里人们饮用水都要节约,更何况花草?好在阿联酋的沙漠里石油储藏丰富,于是乎,用石油换美金,再用美金买净水供养树木,迪拜也就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世界上最昂贵的草木栖息地。

  所以,在迪拜,看一个当地人是不是有钱,不是看他的别墅有多大,而是看他家门前的树木有多少,这才是财富的隐形象征。

  花,是沙漠里的迪拜人最向往的值钱物,这种向往源于内心的渴望。而对于我来说,行走世界是我最大的向往,所以,我的消费观是橄榄形的,没有中间,只有两头,一边给人的感觉是很穷,粗茶淡饭,一边又让人觉得很富,不知道有多少钱被扔在了路上。

  别人总问我,你怎么总出国啊,过年过节也出国,阖家团圆的日子也不回家,我有时回答,因为穷得只能出国。这句话看似开玩笑,其实也是真实的。我回趟家,从广州飞过长江,机票来回要两三千,加上给亲朋好友的礼物,五千也打不住,而从广州去东南亚,三千块钱足矣,两者相比,出国旅行其实更省钱。

  某种程度上讲,我周游世界的过程也是在为中国的普通人摸索一条路,如何实现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因为我的收入水平要求我必须精打细算,用尽一切可以省钱的办法,但在此过程中,我也变得更为富有,这种富有不是物质上的,而是我收获了前所未有的知识。

  遇到无钱无助的时候,我经常会以教外国人中文为方法来换取回报,比如,我在巴基斯坦教中文来换取免费上网。因为当今世界中国渐成热点,外国人也以会说“恭喜发财”为荣。所以,语言并不是问题,只要克服了第一次的紧张与无助,沟通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要怕自己的目标太远,不要怕实现目标太难,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朋友的画外音

  只要你有了决心,人总比山高,因为你能登上去。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有一种积极的解释和一种消极的解释。积极的解释就是刚才想到的那句话,消极的解释,人心比山更高。

  所以,战胜你自己,比战胜谁都更重要。说服你自己,比说服谁都重要。

  (三)\t人生最不快乐的是什么

  人生最不快乐的是什么?想而不能。想睡而不敢睡,想做而不能做,想走但走不了。

  总有人问我,没钱怎么行走,行走一定要出国吗?其实并不是,行走其实是一种态度,如果你有这种态度的话,就会有一种与别人不一样的气度。

  而快乐需要的也是这样一种态度。

  中国人的民族性格中有未雨绸缪的一面,而现代很多人的压力也是来源于此。由于福利制度还不完善,所以大家都在拼命攒钱。为什么我行走40国会成为众人眼中的特例,就是因为很少有中国人会行走几十个国家,因为很多人不舍得把钱扔到旅途上,还有一点,他不舍得放弃自己的工作。

  20世纪90年代时,有一首歌流行:我想去桂林,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我想去桂林,我想去桂林,等到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现在,国内的旅行变得很容易,“桂林”两个字,应该要替换成世界的其他国家了。这句歌词就是很多人想旅行却无法成行的尴尬心声。

  中华民族是个吃苦耐劳的民族,没有房,攒钱买房,没有车,攒钱买车,有房有车了,又要换更大的房更好的车,什么都有了,还要考虑儿女的未来,考虑老了的归宿。对比中国人的“进取”,欧洲人、美国人等无疑洒脱随性了很多,他们在解决了基本的物质要求以后,就会将旅行视为生活支出的一部分。

  很多外国人其实还没有中国的一些富人或老板们有钱,但他们却可以深度地行走于自己想去的国度,不像中国人旅行只是跟着旅行团走马观花地看一遍。外国人常常工作是工作,休闲是休闲,二者分得很清楚。有一些法国人,工作一段时间赚了些钱,就休假或辞职跑出去旅行,等钱花完了,再回来工作,所以行走十几或几十个国家,对他们来说其实没什么特别。当然,中国人还比他们多了一个签证的硬性困扰。

  如果仅从生活态度上来看,他们的生活远比中国人要轻松许多。以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为例,在欧洲华人往往都挣了很多钱,因为他们总是起早贪晚不关店;在印尼,华人店铺常被洗劫,就是因为当地人的仇富心理,他们将收入的不平衡归咎于华人的勤奋,那里的华人工作时工作,休息时也工作。总体来说,华人赚了钱,但平常的幸福指数也要打些折扣。

  在新西兰,五点半下班,一到这个时间,商场店铺便全都关门了,唯有周四发薪的日子,所有商场才会延长营业时间。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一种极端,今天发薪今天都会出去花钱,第二天就恢复正常了,因为大家兜里又没钱了。但这的确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态度。

  我最初只是单纯地想要旅游,但随着自己行程的不断拓宽,我的视角也发生了变化,我希望在旅游这个事业上有更宽广的发展。我开发多功能头巾,为其他人提供经济方案,也希望能够以自己的力量改变周围朋友的生活状态与行走态度。

  在旅途中,我认识了一个外国朋友,在我认识他之前,他是很少出去旅游的,他在迪拜、文莱、澳门等地都工作过。自从跟我在缅甸旅游之后,他也爱上了行走并一发不可收,他现在几乎所有的休息日都会攒起来,总是替别人加班,攒上几十天,就去旅行了。

  有钱没钱不是行走的关键,出不出国不是行走的标准,行走其实是一种态度,如果你有这种态度的话,就会有一种与别人不一样的气度。

  人生是一条线,快乐的一段接着不快乐的一段,只要你愿意,也可以像我一样,变不快乐为快乐,毕竟,所有的快乐都是从不快乐开始的。

  朋友的画外音

  本来想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话到嘴边说不出口了,这家伙十年走63个国家,花了人民币三十万,平均一个月三千。我在北京生活的话,一个月三千未必下得来。这家伙活生生在给“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打脸。

  看着闺女在玩具堆里爬来爬去,我曾经对妻子说,丫头比她爸爸小时候少了很多乐趣,我们可以把一只沙包玩出几十种花样,她现在,一套积木还没看熟,就换新的了。她肯定没把这东西玩透。

  比尔盖茨把高尔夫球杆都收起来了,因为他没有时间;霍金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因为他没有健康。人的生命中,金钱、爱情、时间、健康等等等等,到底各占多少比例?不要因为占有了就忽略吧。也许,儿子或女儿一个湿漉漉的吻,在街头旁观的人里面,已经带给你无尽的羡慕。

  (四)\t生活太平淡,是因为没有人帮你撒一把疯狂的盐

  有首歌中唱:“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或许当走到尽头,再回首时,会有这样的人生彻悟,但行走在过程中,却总会担心路上的风景不够精彩。

  我就是一个害怕平淡的人,总是担心自己的人生会不会白白在世上走了一遭,所以我总想让生活多点色彩,多点滋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成不变是一种折磨,但往往人们都在折磨中忍受着梦想的磨砺与凌迟,却懒于改变或者说畏惧改变。对此,行走40国的人生哲学是:如果你的生活太平淡,那是因为没有人给你撒一把疯狂的盐。

  想出这句话的契机是在奥地利,我先后去过两次奥地利,第一次参观了奥地利的建筑,看了约翰?斯特劳斯像,去金色大厅听了音乐,这或许是所有中国人去奥地利都想要完成的旅游梦想,但对我来说,这次大众标准配置的行程反而不如第二次的行旅更让我心动。

  那次,我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在一个叫百水公寓的地方,我找到了自己人生经历的印证,也颇有触动。那里有很多房子,每一栋房子的外观都是不一样的,不像我们平常所见的外观户型都相差无几的A座B座C座,那里是疯狂的房子的王国。

  当我走进其中一个房间,发现墙是歪的,进到厕所,发现镜子是歪的,不仅如此,镜子还被有意打破,做出爆炸形的裂缝,坐在里面的人,做下蹲运动的时候,都会有一点天旋地转的感觉。这些怪异的元素能让你体会到一个艺术家疯狂的想法,而这种疯狂的想法会让你发现原来世界上有如此多的不同,原来世界是这么精彩,昏昏欲睡的人,马上变得非常精神。

  当我进到这个环境里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其实我的生活里也有很多跟百水公寓建筑特色相似的地方。从厕所里爆炸的镜子的反光中,我依稀看到了自己的家,因为我家的一面墙上也做了这样类似的爆炸格式的大镜子。

  1999年电视台分了我一套公房,房子不大,只有70多平方,本来要分给我的是一套90平米方方正正的房子,我用这套别人眼中户型方正的大房子换了一套七歪八拐的小房子。这套房子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要的,因为里面的格局乱七八糟,但我偏偏喜欢。我觉得,一个怪房子能激发出我很多的创意,我会把这个房子规划得与众不同,别具一格。

  生活中其实有很多东西是不同的,往往人们对一个事物不感兴趣,就是因为所有的东西趋同了,人的激情也就没有了。如果每天看到同样的东西,就会变得像流水线上的螺丝钉,每天都在机械地重复。当你的眼里,每天看到的东西都和外面的不一样的时候,就会刺激你,就会让你突然清醒。

  我要了那个房子以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装修,把房间的横梁用铝塑板打斜,抠了方孔,使得横梁看起来像电影胶片一样可以发光。每个房间都赋予了不同的主题,整套房子叫“银色城堡”,单独的每一个空间就相当一个银色城堡中的电影厅,我用影碟做了装饰,以影片命名。一进门的客厅是《不见不散》;阳台外面正好对着十字路口,因此就叫《十字街头》;卧室是每晚11点后上映《美梦成真》;厨房叫《我爱厨房》,一日三场;吃饭的位置挂了一个《饮食男女》;书房挂了《知音》;厕所和冲凉在一间房子里,我挂了两部电影,上写着:本厅上影双片:《十万火急》与《春光乍泄》;进门玄关的位置有一个导游图,以公告的形式写明了银色城堡的上映影片。

  爆炸镜子装在客厅,卧室则是一片沉静的蓝色,本身我的房间就不缺阳光,加上整个建筑是扇形的,这个房间做好了之后,我突然发现如同置身一片蓝色的海洋。早上一起来从卧室,来到客厅,看到明晃晃的爆炸镜,整个人立马就醒神了,好比有人在我的家里撒了一把疯狂的盐。

  其实我本身装修花的钱很少,比起同样格局其他房子动辄十几万的装修费,我只花了四万五,因为基本都是我自己买的材料。后来由于个人原因,这套房我没继续住,往外出租。这套房按当时的行情租金价差不多1800元左右,结果广州本地人没人肯租,因为觉得我的房子不像个家,后来有个日本人出2600元租下了,因为他太喜欢房子的布局风格了。后面又换了几任租客也全部是外国或台港的。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中国人的想法多半还是跳不出固有的观念和格局,而国外人条条框框的东西比我们少一些,更能在独特中发现美与情趣。

  对于我来说,从主持人、导演,一度变成模特、词作者,而后又变成旅行者,为什么我的身份这么多变,就是因为我希望生活里面总有一把疯狂的盐在各个时间段出现。正因为这样,我的日子可能与别人相比没那么平淡。人生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不断地发现生活中你可以做的事情,挖掘你自己的潜力,其实是很有新鲜感和成就感的一件事。在我的生命中,我一次次转身,一次次拐弯,就像一条曲折流淌的河流,当我生命终结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如同活了几辈子,因为我体会到了不同的味道,酸咸苦辣,看到了不同的色彩,橙黄橘绿。

  如果我们中国人生活中少一点条条框框,少一点趋同,少一点和大家一样整整齐齐的生活方式,那么生活一定会多出很多滋味,很多色彩。

  朋友的画外音

  我认识一个广佬,是个写东西的,道号连阳标统,居然在房顶上搞违章建筑,还种菜。把自己的房子变得独一无二,广州的朋友是不是都有这个癖好?

  企鹅出版社每个员工办公桌都是不同的,颜色可以不同,样式可以不同,在订做的时候就充分征求个人的不同喜好,叫每个人都有一点自己的色彩。

  个性化做得最出色的应该是Google,办公室正中间的位置摆了好多玩具,摆了软软的沙发,每个人的桌子个性不相同,进驻公司的时候每个人有200美元的费用让你装饰桌子和周围的地方,这也是对员工的一种信任和对个性的尊重。我当初在北京想买车的时候,曾经很想像行走40国一样弄一点个性的东西,比如,开一个吉普车,把吉普车旁边画上火焰,后来发现这是不行的,一是吉普车耗油太高,二是吉普车不让上长安街。

  (五)\t死海,也是淹不死人的湖

  死海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之前对一张图片印象深刻,一个人躺在死海的海面上惬意地看书。这个画面让我联想到,在阳光灿烂的海边,当你被丢入海中,却根本不需要和风浪搏斗,颇有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海本身是疯狂的,但是死海却只有安静和惬意。

  我去死海的时候,是2008年的春节,恰逢中国南方雪灾,那时的天气已然十分寒冷,我去了约旦、叙利亚,在阿联酋中转。

  当我千里迢迢坐了很久的车,从叙利亚赶到约旦,一直行至死海岸边的时候,才发现,死海跟我想象中还是不一样的。它不像我印象中传统的海域那样一望无垠,站在岸边,我能清楚看到它的边界,它虽名海,但的的确确只是一个巨大的湖,而且是世界上最深的咸水湖,其湖岸是地球上已露出陆地的最低点。

  我站在约旦的岸边,远远望过去就是以色列,因为死海位于约旦和以色列的交界,而且在进入死海区域的时候,那气氛其实挺让人紧张的,并不是我之前看图片时感受到的和平安宁。快要进到死海时,遇到了一个个关口,有坦克,有士兵,这些士兵严密把守着通往死海海滩的路,让人不由想起了以色列和约旦之间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改变了观感,死海绝对不是我想象中惬意的湖,而是一个威严的湖,这种威严让你想到一种冷酷。

  在死海,岸边都被酒店买断了,要先进入酒店,在更衣室换好衣服才能来到湖边的沙滩。在酒店时,就有当地人提醒我,因为适逢冬季,水温很低,只有十几度,所以是不适宜下海游泳的。我当时的想法简单而直接,既然我不远万里来看死海,如果连在死海中的漂浮都没有感受,岂不是白来一趟?正是基于这一点,我坚持下海,不管多冷。

  在我的性格里有这样的东西,我在黑龙江的时候,冰刚刚融化,大家都不肯下水,我就是春天第一个跳进黑龙江游泳的人,虽然游不了多会儿,就跳上岸,但却有种满足感。

  到了死海的时候,我也在想,大不了会冻,但也不会冻死,因为毕竟当年在黑龙江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我下去的时候海面上没有人,在我入水后紧跟着又跳下去两个人,是两位澳大利亚中年妇女,虽然也冻得不行,没一会儿便跑回岸上,裹着衣服哆嗦,但她们算是比较勇敢的。我十分佩服这两个女人,因为大多数的中国人肯定不敢也不会这样做,因为周围有不少游客,你只要下水就是镜头中的模特。

  中国人即便不怕冷,也会介意别人的目光。我下水时,工作人员提醒我,你要小心,千万不要游远,因为如果不小心,浪头一来,往里一卷,你就被卷入死海中心了,这样不仅死海会要了你的命,枪子儿也会要了你的命,因为对面就是以色列站岗的士兵,他会认为你要偷渡。就在三五天前,有一个人游泳游到了中间,就被对方射杀了,因为过了中间的线,就是以色列的范围了。

  所以,那个时候我在湖面上就想了很多,这个叫死海的大湖的确有很多和生死有关的地方。虽然死海盐分很高,是淹不死人的,会托起你的生命,但死海两边的士兵,却张开了一张一触即发的死亡之网,一个不小心便会扼杀你的生命。

  我在死海上上下下两三次,游的过程中也颠覆了之前图片中透露出的安逸。虽然不担心被淹死,但依旧是个艰难的过程。艰难不在于你是否游得动或者游不动,或者两边看不到的黑洞洞的枪口,而是来自于大自然给你的咸。那种咸我在别处从来没有体会过,像刀子一样割着你,我被呛了一口,鼻腔和口腔如同有万千银针在扎。几乎所有游过死海的人都被呛过,一方面,它把你从一个危险的境地托上来,另一方面,又让你真切地感受到它的严酷。游了一趟死海,尝到了在其他海洋或湖泊中所体会不到的酸咸苦辣,而且这个味道就是要命的味道。众生皆有大智慧,这或许就是生命吧。

  我自己曾经经历了一场大病,面对了一次生死的考验,于是开始行走世界,拓展生命的宽度,我坚信生命是顽强的,但在死海我又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不过,虽然生命中有各种各样的境遇,会激励你,会打击你,但是如果能敞开心境,就会迈过人生旅途中很多难以越过的坎儿,战胜原本命运所带给你的种种挫折。

  之所以现在有很多人不快乐,是因为他们大半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好,悲观情绪时隐时现,如影随形,其实处境在于心境,置之死地都能后生,连死海都是淹不死人的,还有什么可怕?

  生与死是相对的概念,死海本身并不可怕,让人畏惧困扰的总是些身外的东西。

  朋友的画外音

  早就听说约旦有个淹不死人的湖,死海之所以叫死海,是因为死海盐分比较高,鱼虾无法生活。今天很多中国人觉得自己的处境很不好,其实即使再不好,哪怕是掉进死海里头,死海也是淹不死人的湖。

  死海的名字带着几分死亡的味道,但死海却能托起人的生命,研究发现,死海也存在着生命。这便透着几分哲学的意味,就像冰岛一样,是一个给人错觉的地方。

  (六)\t每个人的梦想都可以找到落脚的地方

  梦想是可以贩卖的。

  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港口边的哥伦布广场,我发现了一个淘宝集中营,这个类似跳蚤市场的地方出售的是西班牙征服远方的航海梦,因为商品中透露着西班牙殖民年代的残败辉煌。航海梦想让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并影响了人类的进程。而西班牙人的美洲后裔 切?格瓦拉则是今天激情与梦想的代表人物。

  连西班牙的航海梦都可以贩卖,那我们每个人的梦想也都可以找到落脚的地方。

  十年前,我向往成为一个旅行家,希望能够走遍世界上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当我定下这个目标的时候,我觉得它像一棵巨树一样高不可攀,而我的力量在目标的面前却是那么的渺小。周围的人也笑我是“疯子”,不切实际。

  十年后,当我乘上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到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维京号”巨轮,跨越波罗的海的时候,我发现当初的向往并不是奢望,因为我已经走过了42个国家和地区。

  因为这个梦想,我由一个懒惰的人被逼成了一个勤奋的人,四处寻找赚旅费的机会: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词作者:写歌词卖给作曲家和流行歌手;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出卖嗓音的配音员,为多条电视广告和动画片、纪录片配音;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平面模特,为云南的“画苑”香烟做形象代言人;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MTV导演,为音乐人导演MTV;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业余广告人,为一些广告出创意;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撰稿人,为一些报刊写稿;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房东,把不大的房子隔成几间出租;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小店主,下班后开店卖服装;

  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装修设计,只为省一笔请人装修的费用;

  最高兴的是:因为这个梦想,我成了理财能手,没办法,不理财,哪来的旅费?又怎么实现我的目标呢?!

  有目标才有生活的目的和前进的动力。

  现在就定个目标吧!行走不是富人的专利,我也是从贫穷走过来的,记住:有多少钱就走多远的路!随着眼界的开阔,你筹备旅费的能力也会越来越强!行走的脚步也会越来越远!

  回头看看,你终于发现:原来向往的力量比向往本身还要巨大!

  朋友的画外音

  有一次公司组织去海边,招待得很好,住,是在一家很豪华的酒店,公费。妻是第一次去,没有玩够,说我们多留一天吧。这次要自费了,自己花钱就要俭省一点。

  我们找到一家小旅店,又住了一天。小小的房间,带着海的咸味,却装满了浪漫与旖旎。惊讶地发现,因为旅店太小不能维持生计,老板顺便打鱼卖给客人。于是吃到了最新鲜的鱼和贝。那一次旅游回味无穷,要走的时候,才骤然发现,第一天住的宾馆,叫做金山,第二天住的旅店,叫做银滩。


怎么更好地利用Disqus的数据和功能?

最近一段时间,南海危机的事情总让人寝食难安。甚至不愿意上网浏览新闻,更不想看到有关南海被人蹂躏的新闻。 当看到强盗在自己的家里任意宣泄的时候、当看到强盗在自己家园任意掠夺的时候、当看到强盗在自己家园欺男霸女的时候、当看到强盗挥刀杀死被的妻女姊妹的时候、当你看到强盗在自己家园里载歌载舞欢快庆祝战胜懦弱者的时候、当强盗在自己家园里升起国旗、唱起国歌的时候、当作为中国人



新闻大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