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66 >

最散文:第三只手(张生全)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14:37:56



葱烧黄花鱼【PS教程】Photoshop教程8000例,还能学不会吗?【美食大全】(20个)通乳食谱249人性的经典?(三)???编辑???恬梦随风生命中的两种人[红尘感悟]

在中国古代除了毛笔之外还有其他书写工具吗?名画欣赏---老虎(3)碧玺原料价格十年涨超十倍怎样提高影响力与领导效力哈佛市场媒介融合和媒介分化哪一个更有利于信息传播?古玩是什么!?普京:“别忙着给我操办葬礼”给浪漫一座玫瑰庄园---焦溜丸子中考代数部分考法分析美国【致命沉默】国语美女情牵桃花源【组图】【转载】【综合】央视主持人李红小档案及动感玉照欣赏(16P)德沃夏克和《念故乡》没事也要求求人[情情爱爱]曾经以为,拥有是不容易的;后来才知道,舍弃更难。当年孙红雷演的《人间正道是沧桑》为什么没在央视一套播出?孩子口臭吃防风通圣丸就会变香微博赚钱之道【方法与技巧大全】完整版萝卜最浓香过瘾的吃法《中华汉字姓名学》素质教育不可或缺的合作者—?大自然????徐健一句超有说服力的话,绝对震撼全场的句子求大神告知怎样下Dailymotion上的cc字幕!?(全是精华)子女教育【空间站】18

NSK 6214ZZNR

NSK 6214ZZNR

 

名言警句大辞典(166)形象篇青春秀【图】法国爱情片《蓝莓之夜》(全是精华)子女教育【空间站】18

最散文:第三只手(张生全) - 一中大语文 - 一中大语文

 

第三只手
  张生全
 

 一
  我从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堆往里挤,我个子小,腿和腿之间毕竟还有缝隙。当我满头大汗挤到最里层的时候,他的模样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他被绑在一棵大树上,头发蓬乱,满脸是伤。各种各样的口水,焦黄的、布满泡沫的、乳胶一样的,有一团还正缓缓从他眉毛上往下掉,那一根丝线已经拉得老长老长,像是一只悠闲地打着秋千的蜘蛛。
  我只觉得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的要涌出来,但我努力压住了。胃里是我跟父亲赶场刚获得的一个馒头,我不能轻易把它浪费了。我绕着树转圈,想寻找长在他身上的不同于别人的“第三只手”。大家都在热烈地议论着他的“第三只手”,我想看看这“第三只手”究竟长得啥样子。但我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他和我们一样,是两只手,这两只手被一根麻绳五花大绑在树上,手臂上满是麻绳勒出的血迹斑斑的伤痕。
  周围满是气势汹汹理直气壮的咒骂声、控诉声,间或有人啐他一口,或从暗处递出一拳来,击在他软绵绵的身上。他没有动。他一直低垂着头,像是件没有生息的物体。后面的人不断往里涌,圈子越来越小,我要靠到他脸上了。这使得我不得不看他,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近地看过一个人。我是一个很害羞的人,和别人说话,不上三句,我的目光肯定要躲开,脸红心跳。但是看他,我竟然一点都不害怕,我感觉我不像看一个人,倒像在把玩手中的彩色鸡尾毛毽子。
  忽然,他的眼皮轻轻抖了一下。他竟然是活的!我埋下头,扭着脑袋往上看,于是我看见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皮耷拉着,似乎闭上了,其实没有,还有一条细细的缝,而且眼球在缝里非常活跃地忽左忽右转个不停。我一看他,一束逼人的光芒忽地从眼里跳出来,打在我脸上。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仰了身子往后退去。但是后面已经扎成一堵密密的人墙。正在这惶急不堪的时候,满脸焦恐的父亲从后面伸出一只手来,老鹰抓小鸡一样把我拎起来,扯了出去。
  二
  那时候我已经做了老师,做了校长。那个孩子被叫到我的办公室。以前我当班主任的时候,把一个有偷摸行为的人叫到办公室,我是不会轻易这样做的。班上有孩子掉了东西,通常我都不会下死力搜查,我想办法,让那个偷了东西的孩子自觉还回人家抽屉里。我觉得偷摸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所有的孩子都明白那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一旦孩子们知道在他们中间有个人染上了这种恶习,这个人立刻就会受到大家的嘲笑和鄙视。这对孩子的成长显然是不利的。
  但是这孩子,我们已经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个小偷。他不但在外面偷,他还偷家里的东西。我见过很多家长,你告诉他这孩子调皮,上课不守纪律,欺负小同学。他会说,那就让他站办公室!那就狠狠给他两下!他的表情让你感觉他像是在讲他孩子得意的事情,这孩子出息了,敢欺负人了,敢反抗老师了,嘿嘿,不错……但是你要告诉他这孩子偷东西,他肯定和你翻脸,什么?偷东西?我的孩子怎么可能偷人家东西?我们家里又不缺这样的东西,他怎么会去偷!你肯定是搞错了!
  家长也是把偷摸行为当成羞耻事情的。自己千金宝贝的孩子,哪会不顾羞耻!即便孩子真做了,他也要极力遮掩。孔子当年告诉他的学生,如果父亲偷了别人的羊,孩子正确的做法该是怎样呢?孔子给出的答案就是“遮掩”。也许孔子用这个例子是要说“孝悌”的问题,但是他不知不觉中传达给了我们一个表面的东西:对于偷窃行为,是该遮掩的。
  不过,家长的“遮掩”也可能不一定以为羞耻,说不定还是一种得意。“遮掩”的目的,是要把孩子偷回家的东西据为家有。我就见过这样的例子:一个家长百般否认他的孩子偷了人家手表,但是没过几天,那手表赫然戴在那家长的手腕上,只是换了一副表带而已。“我们家里又不缺这样的东西,他怎么会去偷!”家长这话的另一种解释是,如果缺这个东西,那么“偷”就是情有可原的了。
  三
  小时候,我们的物质十分奇缺,身边充满了偷盗现象。庄稼成熟的时候,生产队是要派出专人日夜守护的。但是不管多少人守护,庄稼被偷的事情还时时发生。有一次,一个守护的人被打昏在庄稼地旁,满脸是血。大家都觉得这小偷实在可恶,偷就偷呗,还打人,这不是明抢吗?后来这案子告破了,原来是监守自盗,是守护的人给大家演的一出苦肉计。
  种子也要偷。种子领去后,装在每个人的围腰帕里,围腰帕拴在腰上,挖一个窝,就往里放几粒种子。但是,那手总是不自觉地把种子放进嘴里而不是窝里。生产队长为防备人们偷吃,在种子里混进六六粉之类的剧毒农药。这是事先告诉过大家的,但是仍然有人抓来放嘴里。一春播种下来,常常要毒死好几个人。
  在饥饿面前,死亡也显得无足轻重。或许每个人都知道死亡是人生最大的恐惧,但是,没有一个活着的人经历过死亡,而每个人都正在经受着饥饿的煎熬。所以死亡和饥饿一比,很多人愿意挑战死亡。万一那农药并不那么毒,人吃了不过拉几场肚子呢?
  另外一样东西,饥饿和死亡之外的,对偷窃行为的羞耻感、道德感,这是无足轻重的。“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圣人把道德和饥饿以及死亡作为一道选择题的几个选项让大家选,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道德。但是村里人都不是圣人,他们的选择题里根本就没有“道德”这个选项。
  有个寡妇,他的丈夫就是偷吃毒种子给毒死的。她丈夫一撒手走了,却给她留下了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她实在没有太多的食物喂饱她的孩子们,于是她成了生产队里偷盗最厉害的人。她身上的衣服是个百宝箱,什么都往里面装。走过玉米地旁,就掰两颗玉米塞进去;走过水稻田旁,又扯几串稻谷藏进去。她的身子一整天都显得臃肿不堪,严重变形。不过,她的偷盗技术又是非常拙劣的,经常被守护庄稼的人抓住。她脱逃的办法,就是和那逮她的人睡一觉。在玉米地旁逮住就在玉米林里睡,在水稻田旁逮住就在田埂上睡。
  一个偷盗女人可以用和人睡觉的办法解决。男人呢?男人只能忍受被殴打和侮辱的痛苦。小时候,我们经常吵着要跟父母去赶场。大人不让,就哭,就闹,撵在大人后面跑。被大人追打回来,一转身,又撵了上去。其实这么执着,跋涉几十里崎岖山道到场上,最多能得到几颗水果糖,或者几条叫“秤丁”的糕点,或者一个热包子。当然,我们也不贪心,有这么一小点东西就心满满足了。我们还可以免费看很多热闹。最热闹的就是场口的那颗巨大的黄桷树周围,那里经常有小偷被绑着。人们挤过去,大声呐喊着,唾骂着,捶打着。有时候小偷会大声嚎叫,更多的时候是深埋着头,身子软软地任人打骂。
  小偷的旁边,通常还有一个人,穿着制服,一根电警棍垂在屁股上。他也被很多人围住,大家争相向他递烟,夸他。他姓胡,大家都叫他“胡公安”,其实就是镇上请的一个临时治安员。他的任务就是抓小偷。赶场的时候,他把一根警棍吊在屁股上,歪带着盘盘帽,在人群中走来走去。街上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按说他这个样子到街上去晃,小偷一瞧见他就跑了。可那时候的小偷太多,有一些公然就在他眼皮底下作案。他几乎不费什么力气,闭眼随手一抓就能逮住几个。他逮到后,就把小偷押到黄桷树旁,用麻绳绑在树上示众,让所有人随便打骂。常常那黄桷树上会一天绑上四五个。散场后,他也不把小偷移送司法机关什么的,却是麻绳一解给放了。不过这时候,小偷常常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有的拖着残腿呻吟着爬回去,有的就死在那里,给收拾垃圾的人扔到荒郊野外。
  这个热闹,父母却是不让我们去凑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贼要记住你们的样子可就惨了,以后肯定要挨他偷。我对父母的话半信半疑,但是那个小偷始终半眯不闭的眼皮,以及从那眼皮里射出的刀子一样的目光,却一直留在我脑海里,几十年来都没有消退。
  四
  听过一个关于小偷的顺口溜:“月出靠山走,云遮翻坳口,狗咬贴柱头,风吹就动手。”这个顺口溜活画出一幅“小偷夜窃图”:有月光的时候,要躲在山的阴影里往前走,才不会被发现。想翻越那种一览无遗的山坳口,得等到月亮躲进云里去。摸进人家,要特别小心狗。那时候我们每家都养狗,养狗就一个目的,防小偷。但是用狗防小偷却也有很多弱点,狗只对活动的物体、有声响的物体敏感。物体要不活动呢?比如小偷贴在柱头上,装成一根一动不动的柱头的样子。或者没有声响呢?或者声响和周围的声响混杂在一起呢?比如夜风吹起来了,吹得窗棂啪啪响,这时候,狗能判断出窗棂是被风吹响的,还是被小偷弄响的?而且狗很容易被收买,只要给一个肉包子,它就不叫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如果肉包子里藏了毒药呢,不但无回,还永远不叫了。
  小偷似乎总是夜行动物,夜行动物是最难防范的,所以防偷就成了我们村里人一项重要的研究课题。养狗是一技。养狗之外,还要费心对房门进行改造。门轴要做得很紧,转动门轴将发出尖锐的摩擦声;门拴做成铁的,再加一个反扣,再好的倒钩也挠不开;门后往往还要用一根钢钎死死抵住;有的还会在门后加一根铁丝,铁丝上系一串铃子,只要碰到铁丝,一整串铃子就叮叮当当响了。不过即便这样费心,小偷还是能够轻易钻进屋里。农家的房子太敞,墙壁是竹编泥糊的,屋顶是草搭瓦盖的,天花是木板竹竿的,只要稍有些手段和智慧,很容易就进去了。好在那时候农家其实也没什么可偷的,钱是没有的,金银珠宝更是没有的,偷得最多的就是粮食、腊肉、鸡鸭之类。鸡鸭是活物,但是小偷有手段,先把带头的那只公鸡脖子一扭,脑袋扭进翅膀里。公鸡不叫了,又没离开鸡窝,其它鸡们也就不叫了。这样,小偷会像捡豆子一样,一窝鸡给捡得干干净净。
  胆大的小偷还会偷牛。牛是最笨重的东西,走得也最慢,而且牛在走的时候会留下脚印,要寻到是很容易的。但是牛最卖钱,所以小偷们也十分热衷,“偷牛贼”几乎就和老虎一样,是村里最狠的角色。
  我小时候曾多次看到村人夜捉窃贼的情形。半夜三更的时候,忽然被一阵喊抓贼的尖叫声从梦中惊醒过来。赶紧爬起来跑出去,一忽儿间,山野里就到处是亮光。火把映红了半边山,手电筒的光柱晃来晃去。人们追撵着,呼唤着,中间夹杂着狗吠声,孩子的尖叫声。光亮一忽儿聚到一座山头,一忽儿又聚到另一座山头。忽然光亮好一阵没有动,但是某个地方又剧烈晃动起来。说是那里发现了贼的痕迹。但最后又原来是一场空,风吹了竹叶,动物摇了树枝。村人们就大声笑骂,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孩子们狗们追闹,疯玩,连一些鸡也半夜打起鸣来。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村人们似乎并不像在抓贼,倒像在举办一场乡村篝火夜宴。而充满喜剧色彩的是,人们在外面大张旗鼓捉贼,等到意兴阑珊回家的时候,却才发现家里被小偷逮着人去楼空的机会给偷了……
  五
  那是多年后的一个晚上,我一整夜没有睡着。下晚自习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一个同学把厚厚的一叠饭票放在教室的抽屉里就走了。那时候我正忍受着饥饿的煎熬。家里穷,父母供养着我们好几个姊妹,还要供我读高中。我知道家里的难处,所以在生活费上能节约的我就节约,有时候一天吃两顿就过去了。那厚厚的一叠饭票,它会给我带来多少丰美饱足!熄灯很久了,宿舍里所有的同学都轻轻打着酣,我却还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的头脑异常兴奋,那叠饭票像一堆沉重的砖块,压在我的胸口上,让我喘不过气来。好几次我鼓足勇气要爬起来,但是身上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还瑟瑟发抖,像是自己发了高烧。后来我的尿胀了。我对自己说,尿胀了,起床出去撒尿吧,难不成还撒在床上!我理直气壮起床,把周围的东西弄得砰砰响,结果把一个同学给吵醒了,他咕噜一句,小声点喂,别人要睡觉的嘛!我要撒尿!我冲他大声吼一句,摔门出去了。
  但是出门后我才发现,我一点尿意都没有。我在厕所里站了很长一段时间,怎么也尿不出来。当我走出厕所后,我发现,我并不是往寝室,而是往教室的方向去了。而且我的走法也不一样。出来的时候,我往有路灯的方向走,身子懒懒的,拖着脚,睡意朦胧。现在我的动作异常敏捷,灵猫一样,从一个阴影窜向另一个阴影。起先我的心还咚咚跳着,后来我被自己飞窜的姿势迷住了。武侠小说里有很多小偷——不,他们不叫小偷,他们叫“妙手书生”、“空空圣人”、“盗帅”,这一类都是正面人物,都是性格极豪爽仪态极潇洒动作极敏捷的英雄豪杰!飞檐走壁,凌波微步,如影随形,这些美丽激励着我,让我在树木和房屋的阴影里躲过了一个又一个起床解手的同学、或者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极快地窜到教室门口。
  一切都非常顺利,教室并没有上锁。原先我想的是,教室要锁住的话,我就从窗里翻进去。飞檐走壁的武侠英雄哪有走门的!我一个兔起鹘落,飞上去附在窗棂上,又一个鹞子翻身,折进室里,再一个蜻蜓点水,悄无声息着地。但是门居然没锁!这让我多多少少有些遗憾,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遗憾。
  当我轻轻掀开门,走进午夜的教室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是白天我进教室时从来没有过的。这个地方我非常熟悉,我在这里呆了近三年时间,每天的绝大部分时间都耗在里面。现在我却感到非常陌生,似乎我从没来过一样。教室里摆了一排一排的桌椅板凳,桌上堆了一排一排的书籍本子,黑板上写了一排一排的文字,一切都拥挤不堪,但我却感觉教室空得很,像走进一个大得看不到边的场所,不敢落脚,每跨一步,就像沉重的金属撞在干燥的地板上。我忽然心里就慌张起来,一步也不敢往前走了,却也不敢往后退,我就僵在那里,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而心里是愈加的恐慌。
  我看见了那个同学的桌子,那张藏着一叠厚厚饭票的桌子,它从众多虚浮的背景中凸显出来。仿佛是在沙漠里看见了绿洲,看见了水。我飞快地往那个绿洲跑过去。我已经触到那张桌子了,它坚硬的表面让我的内心多少有些心安。我一只手打开抽屉,另一只手伸进去。上帝保佑我,我一下就准确无误地触到了那叠饭票!是的,肯定是饭票,那方形的有些锯齿的尖锐的棱角深深刺痛了我……
  六
  至今我也没搞明白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没有想明白,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没去想,不敢想。就在我的手触到饭票的那一瞬间,教室里的灯忽然就全亮了,教室里忽然就坐满了人,连讲台上也站着老师。仿佛他们原先都藏在桌子底下,我一伸手,就齐齐站起来,扭头看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肯定是幻觉。半夜三更的,教室里哪有人啊?又怎么可能老师同学齐齐整整集中到那里呢?当我一路狂奔着回到寝室的时候,全寝室的同学都熟睡着,有的还打着深长的鼾呢。第二天,也没有人把我喊到老师的办公室里,或者在我背后对我指指点点呀。
  当我做了老师,当那个孩子被叫到我的办公室的时候,高中时候自己到教室行窃的这一幕忽然又清晰地闪现在我面前。我不敢想像那天晚上我要被捉住将是什么情形!别说被捉住,别人要知道了,即便不说,我也可能羞愧得要死。即便没被捉住,但因为有一次做贼的经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非常坦然地,满心焦虑地,得意洋洋地看着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没有我的幸运。他多次被抓住,多次被送到老师办公室去,还甚至被同学们当做打赌试验的好材料。有一次,几个同学放了十块钱在教室的桌上,然后躲在暗处观察他。这个玩笑的漏洞太明显,但是他却仍然跑到那桌边,极快地拿起钱,揣进口袋里。
  我不知道这孩子拿这十块钱时是怎么想的。是什么力量支撑他毫不犹豫拿起钱塞进自己口袋里。我记得那天晚上我想得最多的就是武侠小说里的“妙手空空”们。那时候我正特别迷武侠小说。高中三年是我一生中最紧张的一段时间,老师绝不允许我们看旁的“闲书”,武侠小说更在禁读之列。偏偏我迷得厉害,偷偷盖在其它课本下读,或者晚上藏在被窝里,打了手电读。锦毛鼠白玉堂、盗帅楚留香、妙手书生朱聪,他们对我进行的理想主义教育胜过一切教科书。
  只有到现在,当我不再迷恋这一类读物的时候,我才发现,看似单纯简单的“盗帅”、“妙手空空”们,其实藏着人们太多太复杂的心态。武侠是成人童话,童话是儿童对未来世界的纯洁想象和美好愿望,而成人童话则是成人对现实世界的简单修复和草草掩埋。存在便是合理的,小偷,以及小偷的最高级别“盗帅”、“妙手空空”们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似乎就有合理的地方。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物质的分配缺乏起码的公平正义,正是小偷滋生的温床。小偷只能在底层人群中,在胆怯的没有出息的人群中,在饥饿的生活无着的人群中出现。我们抓到小偷的时候,之所以敢毫无顾忌地折磨他们,侮辱他们,就是因为我们知道小偷是最没出息的最无可奈何的人群。而同样是据别人财物为己有的另外一类人,比如强盗,我们却是惧怕的。因为强盗强悍,力量强大,有恃无恐。再比如那些贪污的官僚、逃税的富商,我们知道他们在偷,而且他们的偷甚至使得他们站到了权力和财富的制高点,但是当权力和财富成为社会标杆的时候,我们还能说他们是“小偷”吗?“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对于诸侯,我们不仅仅怕他们,我们还不得不敬他们,驯服地跟着他们走,向他们唱赞歌啊!
  武侠人物的劫富济贫正是暗合了我们要求社会公平正义的强烈愿望。显然这个愿望是不容易实现的,就像武侠人物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一样。不过还需要注意的是,武侠人物的“仁义”和“英雄”行为,它似乎在各个阶层都具有普遍认同度。阿Q们可以自由想像能有宁四娘子的床往家里搬,陈胜吴广们可以把打土豪分田地上升为革命行动,安禄山们可以让白骨露于野变成历史的必然,和珅们可以让那些贪污来的财物找到合理的命名和藏所。而我,那个曾经读高中的饥饿的孩子,可以充满瑰丽想象溜进教室,把手伸向那厚厚一叠饭票……
  那个饥饿的高中生在最后的一刻产生了幻觉,终至于狼狈地逃窜回来,从此再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他心中肯定有另外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如此强大,充盈在他体内,只是获得食物的念头一直占据在在头脑里的险要位置,把那个东西给掩盖了。但是那个东西并没有畏缩或者退隐下去,它一直默默地生长,壮大,在最后的关头冲破阻碍喷涌出来。
  七
  我面前的这个孩子,他体内有没有我当年的那种东西呢?我想最初肯定是有的。但是当他多次被抓住,反扭着双手推到老师办公室去的时候,那样东西肯定已经非常稀少了。对我们老师来说,培养他的这个东西,为他这个东西的生长提供适宜的土壤,是当下最紧要的事情。但是老师们的看法和我不一样,老师们都觉得这是白费力气,他已经没这东西了,土壤再好,没了种子,没了根,能长出什么来?
  老师们的看法不是没有道理。这孩子和我小时候的情形还不太一样,他并不缺少食物。他的父亲和母亲都长年在外面打工,家里就他和他爷爷两人。父母每个月按时给他寄回足够的生活费,他的爷爷又在公路边开了一家商店,有不小的收入。在班上,他算是吃得最好穿得最好零花钱最多的那一类人。但是,他何以要去偷呢?我们都百思不得其解。他爷爷拿他束手无策,只能不断给他父母打电话。他父母呢,又在很远的外省打工,回来一趟很不容易,就一味地让他爷爷把孩子送给老师。他爷爷说,老师,你们看着办吧,罚站办公室、拉到全校去批斗、打他一顿,给处分,怎么好就怎么治理他!
  他爷爷对他已经毫不怜惜,有时候我们感觉他的家人已经并不期望能把这孩子教育好,这孩子已成为一个沉重的包袱,只要能把这包袱推出去,让自己轻松一刻,就谢天谢地了。老师们呢?老师们也是使了力的,老师们一次又一次地把这孩子逮到办公室去做思想工作。在思想工作无效时,有的老师提出,主要是孩子没有直观感受,如果能让孩子身临其境,像我们小时候看到的,小偷被绑在黄桷树上任人打骂折磨得情形,孩子一定会震撼。可是时代不一样了,法律渐渐健全了,这种侵犯人权的事情现在很少发生了,镇上的那“胡公安”也早已退休了。有的老师又说,没有场景我们可以设置这样的场景,比如把孩子叫教室前面去,面向大家站着,让全班的孩子来批斗他,嘲笑他。或者把他叫到办公室站好,打他。让他感受痛苦,感受屈辱。
  但这也是不允许的,体罚孩子是背离教育规律的。于是老师们又想了另外的办法。不是说寓教于乐吗?不是说要把课堂搞成戏堂吗?咱们就来演戏,演情景剧。他们把孩子的偷窃行为编成小剧,让孩子们在教室里模拟演出。“小偷”蹑手蹑脚东张西望地观察着,像老鼠一样,眼睛骨碌碌转着,还发出吱吱的叫声……当然,最后是“小偷”被捉住,扭送去绑在一棵大树上。“斧子”磨得雪亮,大家把“小偷”的“第三只手”扯出来,放在砧板上,挥起“斧子”用力劈下去……演出太成功,孩子们在演出和观看中乐开了花。演出结束很久了,他们还没从剧中走出来。下课后,他们就揪住那孩子的手,推到墙边抵住,作势要把那孩子的“第三只手”砍去。但是那孩子也和大家一样,没有第三只手,只有两只手。起初他还奋力反抗,和其他孩子激烈扭打,有一次居然把手扭脱臼了。但是后来,他不动了,表情木然,随了其他孩子拖来攘去。
  八
  这个孩子最后被叫到我的办公室来了。我是不希望老师们把孩子叫到我办公室来的。不是我推责任,是我和老师们在孩子教育上的一个分歧。我认为孩子是应该教育的,反复教育的,最后是肯定能教育好的。老师们则抱怨道,不是已经教育了吗?不是已经反复教育了吗?不是按照教育规律想尽办法教育了吗?有效果吗?老师们同时对我有了很大意见,他们认为我的风格太过软弱,不能一味地绥靖,要有些强硬的措施。什么强硬措施呢?给处罚嘛,警告,警告不行记过,记过不行记大过,记大过不行开除留用察看。开除留用察看不行呢?开除嘛。开除以后不行呢?老师们被我问得瞠目结舌,开除以后,开除以后就不关我们的是了嘛,管他行还是不行呢?
  我给老师们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在一个公家车上睡着了,后来被邻座给推醒过来。邻座说,哎呀你还在睡呀?你的钱被偷了!我一摸口袋,果然全没了。邻座说,刚才一伙小孩子上车来,把睡着的人的口袋挨个摸了个遍,才下去了。我心里不免有些生气,你既然看见小偷在摸我们的包,干嘛不阻止呢?何况只是些小孩子!邻座惊异地睁大眼睛,啊呀呀,小孩子,你才不晓得现在的小孩子有多厉害呀!他们每个人的腰上都别着一把短刀,在衣襟里闪来闪去,幸亏我没多开腔,我要开腔了,说不定已经给捅个透明窟窿了……我说,老师们啊,我后来打听到,这些小孩子全都是被学校开除回去的,家长也不管了,就任他们到社会上去,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了。你们想呀,小偷,其实还是有畏惧心的。因为畏惧,所以有约束。要是小偷变成了强盗,不管是明火执仗抢窃的,还是利用职权贪污的,他们没了约束,这世界还了得!现在他们虽有偷窃行为,还在学校,他的约束会很大,有家长的,有同学的,有老师的,他们自己也会跟着约束自己,推出学校,还能约束吗?
  但是老师们不服,问题是我们对他已经没有约束了,我们没有,家长没有,同学没有,社会也没有,我们要有约束,他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了。我们已经黔驴技穷了,我们交给你,你有办法,你用你的办法教育给我们看看吧。然后孩子就送到我办公室来了。
  我久久地注视眼前这孩子,我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所有的老师都在盯着我,但其实我也毫无办法。这个孩子,他的双腿紧紧并在一起,双手贴着裤缝,身板挺得笔直,脑袋深深地低垂着。我觉得他这个动作像是有意而为的,因为多次被罚站办公室,他已经深谙站办公室的策略,保持一种诚恳的、积极悔过的、而又可怜巴巴的模样,可以让老师获得满足感。老师一满足,他的火气就消了一半,孩子站办公室的时间就减少一半。孩子再装出求怜的样子,老师心一软,很快就会把孩子给放了。
  我站起来,绕着他转来转去。我感觉我像小时候绕着那被绑在大树上的小偷绕,想寻到他的“第三只手”一样,现在我也试图在孩子身上找到些什么。我要找的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深深地俯下腰,看他的眼睛。我发现他的眼睛竟然和那小偷一样,也半眯着,眼球在眶里咕噜噜转来转去。我的心一凛,难道小偷都是这样的吗?他们为什么要半眯着?他们的眼球在转什么?这个孩子,他的眼里也能发出那种逼人的光吗?几十年来一直强烈地占据在我脑海里的那个东西,我以为他变得很淡了,现在又给一个孩子往我脑袋里给硬塞了进来。
  我忽然就有些慌乱,这种慌乱竟然和二十多年我那次偷窃未遂后的感觉一模一样,紧张,口渴,感觉异常敏锐,任何人的轻轻一瞥,一点笑声,我都觉得在针对我!现在我的慌乱,难道,并不是这孩子偷了别人的东西,倒是我偷了他的东西,他来问我索还了?我真的偷了他的东西吗?我偷了他什么东西呢?本来我以为那次偷窃未遂之后,我再也没有偷过别人的东西,难道错了?我其实不知不觉又偷了,却没有发觉?否则,这孩子为什么要向我,向我们索还呢?
  我忽然忍不住苦笑起来。我感到我的笑声终于惊动了孩子,他先是全部睁开了眼睛,后来慢慢抬起头来。他的动作鼓励了我,我的笑声变得自如起来,明朗起来,我仰过头去,靠在椅背上,哈哈大笑起来。孩子愕然了一阵,也渐渐地跟着我,咧开嘴巴,笑了。到最后,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终于完全闭上的眼睛。


据一位朝鲜劳动党中央的人员透露,为金正日尸检的朝鲜中央医检官朴某证实,在为伟大领袖尸检的过程中发现其的头发中发现微量不明物质,有中毒嫌疑,不料所有参与尸检的医检官都被关进监狱,劳动党上层流传着金正日是被他妹夫张成泽谋害的消息,据称张成泽已经和韩国的李明博勾结,朝鲜要和韩国统一,实行资本主义。 朝鲜国内传出的金正日死因的最新消息    来源:中原军事



新闻大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