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66 >

阳宅断、阴宅断(全)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0:24:45



MacBookPro怎么实现两个屏幕之间的快速切换?[转载]六个秘诀让孩子爱上作文(文:蒙爸)真学渣都看不懂这段文字的意思好吗?【手机中的小秘密】一定要看!!下次遇到类似情况,就知道处怎么理啦![转载]辞赋的基本体式

鏈夋櫤鎱ф墠鍙槑鐧戒汉__鐢熸椿涓殑鏅烘収绿色壁垒对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国际竞争力的影响及对策?药品、保健品电子商务如何做?味道和口感兼得【五香卤蛋】4款卤蛋合集。土豪我们是朋友学习朱彦夫事迹心得体会地球上还有哪片海域跟南海一样存在这么多国家“纠纷”?已经泄漏的天机再不看就被删除了4个丰胸秘方简单饮食吃出迷人峰景与数字有关的趣味常识第四节娇容秀发清纯可爱【图】如何发现婴儿的天赋中小学新任班主任培训班学习材料中国区iTunes上可以下载到英文版的Evernote吗?女人最需要的是被欣赏孕妇的养生保健圆与圆的位置关系、圆的全章复习【衣服改造】旧T恤DIY——漂亮的家居装饰050402专题7:几何辅助线(图)作法探讨【DIY美食】东坡肉的详细做法,好吃得不得了哟!快动手学一学吧~珠玑语录(179)流传1300年的奇文:《命运赋》》哪些精彩的英文小短剧或者哪些电影经典情节适合三个人表演?爱钱进这个平台靠谱吗?男人女人书籍总汇(12册)

NSK 7011CTYNDULP4

NSK 7011CTYNDULP4

 

有人会被风吹的头晕,这是真的生理反应还是心理问题?不要让谎言毁了孩子对你的信任名人名篇:嘴唇优美,是因为讲了亲切的话男人女人书籍总汇(12册)

 
 
 

通玄鬼灵经序

通玄鬼灵经序原名入门断入坟断之书,向系抄本,世所罕见,大抵自宋人皆不可得为憾,曩余历涉山川路出铺中,案置一帙,偶为翻阅果属此书,心窃喜甚,乃形然询价,以重金购之而归,细加玩视,具理参断,效验非常,诚足为救世金针,堪舆妙街者矣,爰是悉心校对,付诸梨枣以公同好。

六洞山人 .

通玄鬼灵经总诀

鬼灵经自大宋陵罗子所做,专论堪舆一道,其中之妙,灵应异常,非别书所能比也,世之论风水者,纷纷不一,然无秘诀,终难入道,为人开山点穴,焉能趋吉避凶,此书之奥,不究来龙去脉,砂水罗盘,只要见景生情,触机应变,一动一静,一草一木,皆可参详,知往查来,百无一失。

未登山先知家道之盛衰,才进门便决丁财之旺弱,观新坟覆旧墓,视宅基审气色,纤毫不爽,正是妙法不多三五句,千金不与世人传,后有乡人张子,为人孝义合里咸知,惟家贫衣食无计,适遇师颇有缘,欲传之,苦不识字,遂口授之,不数日, 一一通晓,後名重当世,咸为巨富。

天台严凤翔忠国氏珍藏

通玄鬼灵经一书,乃堪舆家珍藏秘本,世所罕有,余出重价购得秘本二卷,今重新编校出版,俾学者触机应变,若能细之参考,得于心而应于口,亦一大助云尔。

李崇仰

通玄鬼灵经上卷

阴宅入坟断

入山观坟,忽闻松涛之音,暗藏杀伐之象,又闻猿啼虎啸之声,似有哀鸣之状,俱非吉兆,应断官灾、是非、离别、疾厄之患,当临期参断,靡不应验。

观平阳之地,并视墓上形状,椁上之砖瓦,两傍之依靠,或损伤碎玻不整,粉饰华丽,此可察机参断。

昔有一士精于此法,于卯年冬间被友邀往覆墓,未及到地,在舟中遥望,见坟上松荫稠密,翠色可餐,及抵岸左脚偶踏碎一砖,视之乃破砚也,此坟葬後二年内,长房必发科甲,定许丁财两旺,富贵绵长,其人惊服。

又观一墓,将登岸,只见二鹊从南方哀鸣,望西方而去,连叫数声,及至地,观松林疏落,树色焦黄,似凋零之状,即断曰,此葬之後,必连遭回禄,伤丁耗财之咎,其人钦服。

有富家邀往观墓及至地,师举目看,只见松影青翠,地势平坦,水秀澄清,日光霭霭,颠子应出次房,正谈论间,只见一人乘青骢马飞奔而来,顷言,发贵者,正应在此人身上,询之此人,已得青云连步,科甲登先。

有一儒邀师看地,未及至墓,即曰:旧岁应得一子,未半月而卒,延者惊服,明岁居家临场应得一榜,众皆不信,後俱如断。

昔有人邀师视墓,因路远,用小舟而往,後至坟上,忽断其橹,舟人无措,主人叫舍橹撑篙,至岸又芦席跌下水中,及至地时,忽见二白兔从穴中出,望西而去,即断曰 ,行舟断橹,此坟葬後家长有灾,芦席下水,妇人产惊不免,穴前兔走西南而去,家中小口有灾厄,询之,果然。

又看一坟及临地,远望有一塔,相去半里,而塔尖直对穴前,因断曰:此坟葬後,主伤人口及小口,并有火烛之咎.

又至一处,将近穴前,观其树木荫茂,风景萧疏,有一种清雅之气,超凡之象,乃断曰,此坟葬後应出清高技艺,风流高士,好隐之人

发贵论

凡临地覆墓,务要见机应变,触物悟玄,神而明之,易于通晓,地势宜广阔,树木宜稠密苍翠,水色宜清秀洪大,风景宜潇洒,四野无喧斗之声,八方有瑞霭之气,自然发贵绵长。

如木落凋零,地面歪斜,乌鸣兽踏,四顾凄凉,前後缺陷,必产孤寒贫贱之子。

凡登山观地,见高贵珍重,文书坚固,彼喜庆之类,则以吉断。见破碎微贱之物,则以凶断。或瓦石草木,金银刀剑之类,人物鸟兽,山林花卉,纸扎竹砖之类,皆可参详,再将五行生旺,决之必准。

发富论

凡临山,或登平阳之地,将第一步上地,再将五行、方向、时、合高低平稳推之,即断其贫富,再无不准,或第一步至平坦之所,见吉祥之物,朝生旺之方,则家业必隆。左为长房富,右为次房发。见五色花街道,虽富定艰于子息。见单鸟单鸦飞,主出残疾孤寡之人。脚踏枯木,富尽穷来,家有疾病之人,并外来之者,同手攀技,富而且贵,左枝发长房,右枝发次房,攀枯枝损丁耗财,长次照前参断,余皆仿此。

贫贱论

凡观坟气色,重在松林为上,看形势地,而物类次之,如有树木,即看树木,无则观其动静亦可。松头生黄色气,家道初贫,生焦气家业久贫,生黑气贫而且贱,凄凉色必有丧丁,破财缧絏之人,且有孤寡淫贱之流,

必验。

地势有闹热之气,先贫而後富。地荒凉有鸟鸣哀泣之状,贫而无丁。步著残坏休咎之物,家业必贫。步著破碎之物剥削最多,以致家业渐落,事业簸番。步著死兽死蛇,伤财之物必应损人,兼之患难多。五行颜色,旺相并休咎,伤残圆全,断之的确。

贤愚论

坟上有祥瑞之气,黄紫之色,家中必有良善之人。松林上生苍翠秀美之色,家内必有贤达之士,且有发科甲有德行之人。如地上平实,水道正直,树木粗颓,气色青黑,家内必生粗俗愚鲁之人。踏著泥块及松堆,主生浮而不实,游乎好闲之辈,粗俗不习上进之人。如踏著近贵坚硬粹美文用之物,必主家有贤达清高近贵之人。再将向方时,侯五行合断,百不失一

子息论

凡许子息,须观坟旁之草色、树上之枝叶、脚步之高低、物类之生气、坚破、圆尖、大小、花卉之颜色、草木之本,结果,不结果,有验。

如坟上草色枯残不盛,必定子孙艰辛。树枝零落,早子难招。地局偏歪,必生不肖之子。鸟鸣争斗,立生好讼之徒。踏著菊花,子息应迟,且防乏嗣之叹。踏著破碎不整休咎之物,主残疾坏头破相之子。凡断宜活变,不可执一而论,务在智者,然後能用之,余可依类而推。

妻妾论

远眺坟上有黑气贯明堂,及单树拢明堂,主妻宫有灾。鸦鸣结队飞穴前,主刑妻,成双不碍,成单必应。如鸦鸣穿穴,亦主三年前克妻,并破财。船抵岸,脚踏碎碗底,主刑妻,其家必有鳏夫,及碎瓦、相思草,亦验。如见孤鸿横江而来,似有哀鸣之状,亦主伤妻,应长次两房。坟旁生淡竹妨妻,及岸旁对岸垂杨树,初至地举目见之,针有风动其枝,亦有克妻之应,家内必有鳏居之人。经云:风吹杨柳春萧索,雨滴芭蕉夜寂寥,正合此意,所谓见景生情,触机占断。

兄弟论

登山看峰峦之辅佐,观地察树木之枯荣。穴之左右有红黄之气,坟旁有林木之助,主家有兄弟棣萼联芳之象,缺左刑兄,缺右妨弟。松木不成对,手足定伤残。松木上生红筋,主少弟兄。蝴蝶上穴,手足无力,难许合居,主有分居之象。八哥鸣松林,棣萼甚纷纭,长房生贵子,次房有儒林。鸟窠举目见其坠,兄弟奔他州。橹声穴前鸣,兄弟有争纷,长兄定有克,次弟得安宁。种树不成林,手足定消倾。登地遥见路上二三人同行,即将此数决家下兄弟,无不灵验。

疾病论

凡坟上有荆棘堆,登地见之,主有未了事,缠绵破财之患,并主人眷之灾。登地见右边人来,或白犬吠声,皆主疾病,此皆白虎动,开口煞甚凶,如法断之必应。并见有右旁坟边或有黑衣人来,亦主生灾,再将方向前後步履近远断之,无不应验。远望坟前有黑气,亦主生灾。有砖瓦铜铁之声,亦主家有疾症。如见鸟打雄,主有妇人产後之惊。坟前见干枯为煞,无明堂,有啾唧之灾,如有风动更验。凡登地,初眼见之而断可以准,後见不准此断也。

通玄鬼灵经下卷

怪异论

凡登平阳之地,或见蛇行、马嘶、骤雨、暴风,主家中有怪异之事,必要修整阴阳两宅则利,或见出殡、覆舟、乡人厮打跌地、树叶落衣,皆生怪异之事,如法断之,百不失一,或坟前有塘,遥见巨舰扬帆而来,过此者,大主惊忧怪异,并主远信至。如在林间山上,闻虎啸龙吟,涧水之声,并豺狼之疾走跃至穴而见者,皆主惊忧之事,怪异之灾。锣鼓声,主争斗,且防虚惊。双鹊穿林栖树徙穴前,滩上泊舟,居家中必有喜庆事。外有行人一 二走归,盖双鹊为喜,栖林上,主家中有喜事。船泊水滩,主有行人在外经商。停歇穴前,主有将归之象。时令早晚,五行生克,决断之。无不立验。

白虎外来白衣客,大祸灭门事必发,必有杀伤图赖人,预防之免遭法。凡至坟上,骤见白虎位上有白衣客来,大凶之象,主见杀伤,图赖人事,必犯官刑之灾。观其老少容貌善恶大小,以断远近,已过未来者甚验。

笛声远来,风动柳槐,牛子走出,破我家财。初至坟上,闻吹笛声,狂风吹折柳槐,更有耕牛过者,断其邇来不利,人破财源。且出音乐,游戏无习之辈。

雪飞扬扬,行意傍徨,嗟其不泰,孝服相当。初至坟上,骤见六出花飞扬,行人奔驰,皆言不吉之象,应见刑克孝服之咎。

乐声频频,持酒过坟,三五成队,欢声而行。初至地上,闻乐声振耳,又见数人提酒而过者,大吉之象,定主其家人丁安泰,进益绵绵,且出风流好雅文墨之士也。

独木亭亭,枝干枯损,风景零落,家道自贫。坟上之树,惟有枯木一枝残叶落,又视其风景萧条,满目凄凉,决然家贫,事业不兴,出败家之子。

青福儒雅,飘然漫行,过我坟旁,芳容欢欣。初临坟墓,见青福之士,欢容而过者,决主家庭和悦,必生俊秀发达之子。喂喂马鸣,满野风生,不见行客,忧心日生。初至坟上,骤听马鸣,又四野风生,不见行客,非吉祥之兆,应断家资未旺,忧虑日生,孤独之人不少。

有女如花,娉婷而行,浑身上下,穿带起群,祝融肆虐,有疾宜慎。凡临地观坟,骤见标致妇人,穿带华丽而过者,须断其小心祝融之灾,且有疾悔缠绵。

三人一马,有妇云寡,络绎而来,欣欣路道,屋广人稀,刑伤几遭。登山临地,如有三人一马,且有寡妇络绎而返者,即断其家屋大人少,且有刑厄之咎,三年前当验。人携孩童,持其书本,匆匆而来,贵秀科甲。初至地,忽见一人,手携孩童,持其书籍而来,过此者,上吉之象,定断其家书香之後,必生科甲之贵,人财两得之地也。

南有高枝,数鸟并居,三鸟攸至,一鸟飞去,桂香喷鼻,凉风阵阵,富,见南枝上有鸟栖居,飞鸟往返,再有桂香凉风,主其家人富大贵。

阳宅入门断

凡至人家,先看其屋宇大小,气色盛衰,家道之兴旺,人丁之否泰,一动一静,务要细加详察,自然决断如见,亦在临时应变,不可执一而论。

凡至人家,闻机声,及书声,乃兴隆之象。闻喧闹,及鸡鸣,犬吠,槛动,及不吉之象,主有讼事牵连及灾悔破财等咎,即断其一年或半年,总觐其气色,便知远近,参断必应矣。

凡断新屋装旧门,旧屋装新门,皆主惊忧口角啾唧之类。

凡至人家,如屋宇低,天井小狭,主艰子嗣,多生女,并人灾财薄。如见蛛网生屋角,主家有缧絏之人,及田上诘讼之事也。

凡厅堂高大,堂屋低小,鹊噪争鸣檐畔,主出寡居及家财有更,事业颠凡至人家,有冷气黑气冲人者,主孤寡败家,有疾病之人。有黄气紫气旺相者,主得横财及发贵。门前井旁有桑树主出寡。屋斜屋边有独树,主鳏居,刑长子。如入人室见犬打雄,主出好淫不法之人,及醉子疾颠之辈。如见红衣人,主有祝融之惊。初入门撞见必应,後见不准。

屋旁构小阁,主过房并接脚。凡有正屋,几进中开,构一横楼,大凶,主有寡妇二三人,一纪十六年间见遭疾、火烛、贫贱、孤独、伶仃之咎。

正屋拆去,止留厢房偏室,作有事荒耕,家无主张,谋为少遂。

凡堂柱冲厅,皆主路死,家财退败。

门前有大碓,主胎落,更兼目疾,年年有火煞加临,更惹灾祸,与碓并者,应也,偏者少准。

偶至一家,断其零正,有产惊之恙,母在子亡之故,其家人惊,并断其东南方讼事相争。

昔有一士亦精此法,至一家,断其去年有小儿落水亡者,询之,果然,盖因他家门首中心有一人池塘故也。

又断一家必出忤逆之子,弟兄不睦,姑嫂相争,问之,果有,盖因他家墙门前种一孤树,生双枝冲天,树根透露,以此决之。

墙门有大树空心,主妇人生劳疾,叫皇天万般,服药无效,除去此树,其病自愈。当门甚准,偏著次之。

初入门,忽听金鼓之声,声中隐藏杀伐之象,必主家中手足不和,日常吵闹,丁口啾唧。

初入门,闻管弦之声,如伏凄凉之状,为乐极生悲,将来必见哭泣,耗财离别之应。

初进门时,似乎寒气侵人,及观室中空大,四顾萧然,天井狭小,其室必有鬼怪,夜间常有响动,更兼财来财去,不能积聚。

初入门时,旺气腾腾,人声嘈杂,其声中暗伏欢悦之象,主人强、财旺、进益绵延。

如见鸡斗犬吠,将来必有欢喜,破财添丁,进人之象。

初进人家,如屋舍紧密,高大居中,明亮太阳照耀,光彩夺目,且闻书声朗朗,及见清贵之物,主发贵,必有科甲之人。

初入人室,如主人相迎,必先观其面上气色,宅中景况,门前物类,然後细细参断,百无一失,务在神而明之,易于通晓。

如入人家,有枯木入墙,固主手足伤残,有瘟疫,少亡之应。活树入墙,主官灾诘讼疾病骏杂之患。

初至人家,偶见喜鹊噪檐前,或墙上,主有人在外求名利,应有远信至也。如有鸦叫,隐有哀鸣之象,主家有忧愁久病之人,且防是非之缠。

墙门前有庙、树当面,断其家中曾有回禄,瘟疫之患。竹树倒垂水边,主有落水之人。

人家正厅面前如有井,主妇人淫乱,经云,穿井对门前,虽富与人眠。

厅内房前有井,主少亡。後堂穿井,主淫乱。屋大人少,灾悔不小。蝴蝶上梁,孝服相侵之象。

初至人家门首,忽见乘马人过者,断其家必有习武之人,再将来去之方审之,灵验。

人家屋後植松竹,主财人两旺。秀茂当道,如残落焦黄,主富尽穷来。

门前植树,祯祥之兆,主出清贵德行之人。再观树色,衰茂根本,大小细加详断,自必有奇验也。

初到人家,见门前有破屋或厕室,主其家长辈,有悔常生啾唧。

偶断一家,必有少年枉死之人,询之,果然,盖因他家门首有二井故耳。

一日偶至乡间,见一大树,下有一人家,其屋甚小,即断曰,若住此屋,将来忌养六畜,非但无利,且有损折,数年必然损过一牛,询之,果验。

偶至一家,断其家有目疾眼花之人,且有连年官事之相缠,财物积聚之不能,其家惊服,问其故,师曰,前门对佛塔,以致如此,宜迁居可免。

如至人家,见有雌鸡上门槛,即断其阴旺阳衰,女人当权,且有二婚之妇。

偶至一家,及抵岸断曰 ,君家必出痴颠之人,其家惊服,试问其故,师曰,尊府门前有十字水故耳。适有一大族延师至家,及至门前,举目内外一看,师曰 ,此乃大贵之宅,必出公侯之位,试问其故,师曰,尊府门前路分五曲,故有此贵,横直皆同。正门之前构船,主官事退财,造後二十馀年见之。

初至人家,有灰尘落面,主家内有怪,或有蛇精之应。水泥落面,此主出赌博之人,卖尽田园之子。

初进门,闻哀泣之声,有灾厄刑耗之事,及口舌损财。

初进门,见鸡啼,此主家有客人,并得横财,欢悦之事。如见鸡上檐者,主有旧事复萌,火烛,口角之事,耗财之患。

见屋脊中正屋,此主少亡,讼败逃逸之事。

凡人家,卧房之内,不宜堆石,房中涨塞,主难产育。门上遥根太长,亦有殃。

偶至一家,即断其疮癣缠绵之灾,其家大服,问师何故,师曰,梁上燕窝,并门柱破烂,粪窖当门之故,至乱石天井中,亦准此断。

又至一家,断其家中人有犯心痛之病,其家果有之,亟问其故,师曰,大石当门之故耳,去之,即愈,空心大树亦有此疾。

初至人家,门首宜定神细看,形势动静,一目了然,吉凶之机洞悉。

昔有一师,亦明此法,偶过一家,见其门首,东有一井,西有一荡,即断曰,尊府曾出哑子否,对曰,未有,师又曰,癫狂之人必有,询之,果然。

大凡人家门首,宜植槐树,屋後种松竹吉泰,定许人财旺相,进益源源,前有青龙路来入门吉,右不利,前如有七字路大利,主每岁添财,丁安泰,事业兴隆,诸凡平稳。

何知经

.何知经 .

何知人家富了贫 山脚歪斜水翻身

何知人家贫了贫 下砂空旷不朝坟

何知人家富了富 下砂重重来相顾

何知人家贵了贵 文笔尖峰当面起

何知人家久富豪 一重高了一重高

何知人家退败时 一重低了一重低

何知人家吊颈死 龙虎头上一条路

何知人家出孤寡 朝山反背孤峰也

何知人家出少亡 前也塘兮後也塘

何知人家少子孙 前後左右高过身

何知人家两姓居 一边山紧一边无

何知人家不久年 有一边来没一边

何知人家常换姓 龙完不真砂水顺

何知人家被火烧 四边山脚似芭蕉

何知人家女淫乱 塘坳路硬水沟反

何知人家多啼哭 前面有个鬼神屋

何知人家不旺财 只是源头无水来

何知人家主离乡 一山走窜到明堂

何知人家受孤栖 水走明堂似簸箕

何知人家修善缘 分明有个香炉山

何知人家会行师 桃符山现有香炉

何知人家出猥亵 面前必窄不宽舒

何知人家出瘸跛 前面金星齐带火

何知人家眼不明 明堂内面一土墩

何知人家致死来 停尸山在面前排

何知坟中少骨殖 後来龙脉无生气

何知坟中骨颠倒 只因凹缺风来扫

何知见祸在何年 太岁加临凶断然

何如白蚁吃棺材 只为廉贞入水来

何知牲仆俱不旺 前山走了不归向

何知泥水满棺中 文曲迢迢向穴冲

何知人家是非频 朱雀开口路对门

何知人家多病怪 三阳不照阴暗成

何知人圆物不圆 白虎庚辛响器添

何知旗牌不宜竖 水族鱼鳖小器地

何知人家天伤人 戌土恶石正对门

何知人家有官事 白虎圆峰高耸起

何知逆沟病疽淫 艮宅坎上添一坟

何知人家多暗疾 左边一隅上万类

相宅法.

遥遥一个好阳基 山环水聚龙虎宜

屋上青黑人兴旺 屋上白兮孝服随

纯黑定好招口舌 黄为喜气不须疑

红黄财兴人丁旺 紫气应知产贵儿

红黄一半才发福 紫气一半升官职

半边白色主孤寡 半边青色主安宁

墙上白色官非至 门路白色事非轻

这家人若不走了 也有盗贼来相侵

前檐初破主贼盗 後塘若玻官事临

檐柱对门招口舌 堤路口舌小儿刑

左边有塘长房亏 右边有塘主换妻

背後有塘克小口 大小塘连孤寡地

须防桃树当门照 不打官事也损妻

前有芭蕉後有店 几番寡妇哭啼啼

门户相对损牛马 墙垣反逼出贼人

门前若有多枝材 淫乱风声崇朝出

门前砂石儿女杀 一向积水宅母危

门前峰秀家必贵 山有峦头父子齐

若见此等当速改 免得傍人说是非

望见门前一双石 瘟疫牛马有灾厄

丁字屋现子杀父 全家不孝传闾里

媳妇亦同公公眠 弟媳常为伯伯妻

两边树儿来相射 口舌官事不得休

心气酸痛难过日 燕子去时家长亏

两路对射儿便哑 至身路反出跛儿

赤土一堆常患眼 白土一堆堕胎儿

天井直方埋儿杀 天井闭塞女黄饥

鬼路开门生儿子 两路冲来人不宜

树上有疱应孝服 左边男子右女辈

外来孝服外边起 内里孝服内边随

相屋经.

凡到人家先看房 看人住房有主张

门路屋柱厅堂檐 若瓦落时家长亡

屋倒东兮宅长死 屋倒西兮宅母亏

屋檐倒左长男死 倒右小子恐无儿

天井阶檐及厅堂 上有青苔主少亡

屋上若然生白花 人丁伤损实堪嗟

天井中间起土墩 堕胎患眼及儿孙

堆土栽花淫欲事 当门有井起风声

更有痨病此中招 说与时师仔细论

住屋中高两头低 三年两度哭孙儿

左边壁大损妻房 右边壁大长寡当

八方空缺分吉凶 福祸男女长幼推

前大後小人渐贫 左大右小男不才

中大长败中小好 後低又密四平吉

左高家和右女恶 旗地威武带反飞

寺若当门男女淫 时常啼哭小口争

牢若当门常惹瘟 死树当门常受贫

水路当门口舌侵 碾磨当门淫乱情

前後箭射口舌兴 宅地乾燥人灵耗

突然落时真堪悲 断他命倾危

小屋倒破在门前 官事起连连

破屋当门直射冲 人损血财空

水碓忽然打入屋 少死人丁哭

门前左边有池塘 代代换妻房

两边池塘中心路 自缢少年亡

门前一塘似斗圆 世代积闲钱

池塘若是有三角 男女多隔角

三口塘如品字样 富贵人丁旺

三树四树大门边 富贵有声名

树尾後枝尽指门 横事又相连

厅中两壁般般大 男女无损害

人家若造四字屋 骑马食天禄

人家若偷第二柱 次房定难住

上架第三柱作栋 第三房主凶

对门有独树 寡母堂上住

井屋对大门 妇人多内乱

大树当门口 病疾常年有

门前石缕续 祸事临门哭

大门对空屋 男女常啼哭

两家门相对 必有一家退

大门对树林 眼目不光明

篱墙反相外 被贼盗家财

篱墙多破碎 家计年年退

篱墙转湾湾 富贵保长年

若见厅中窟 冷退损六畜

有堂无厅宅 男女多招厄

阴阳宅断

凡看人家富贵财 皆因吉水入门来

要看人家吉若何 四土庚甲贵路合

金星门路用土开 向木年少便登科

贫人忽然居吉地 不过数年家有利

此是开门真口诀 人丁叠出必英豪

纵不贵兮多主富 龙真依旧有声名

巳丙蛇伤午丁火 未主咳嗽狱讼断

甲庚暴败酉辛艰 戌乾多蚁亥壬贱

阴地有坡是真穴 阳基薄饮不成形

一枝荷叶落平洋 蒂上堪栽任主张

平洋不怕後龙阔 只要到头终有案

平洋处处有乡村 风吹荷叶乱纷纷

平洋一望势无山 溪河湾湾绕穴前

田埂条条横拦住 儿孙富贵高长年

平洋大地看溪河 下手工夫不用多

水若左来穴居右 高低田埂似抛梭

平洋只要向方真 水口关拦也不轻

向若不真终主绝 时师误了几多人

平洋如何看水口 水若不流势不走

依然富贵旺人丁 此话不明休下手

田埂溪河不相斗 人兴财旺贵无双

孤寡愚顽多有寿 聪明不了梦南柯

客山来不宜朝迎 上三分福禄高

客山过莫开门移 下三分望子孙

横户露骨向坟前 下後哭皇天

若见元辰手脚长 葬後必离乡

四边直射到明堂 定主见灾殃

自缢之山似剪刀 或在房中吊

寡母之山牛耳扇 或在坟前见

牢狱之山似墙垣 低者在中间

瘟癀之山似覆船 头大尾垂尖

仵逆之山似羊蹄 恶子败门闾

嵯哦黄崖生恶石 缢死无踪迹

前山红白多崩破 产难痨疫火

新妇打婆子打父 男女各逞凶

四山围抱圆峰脑 过房须就嫂

寅被虎狼甲少亡 乙育头风眩

水星後头连见木 兄弟食天禄

不是横木不须看 停住便休官

五星十里芦花水 宰相状元地

芦花袅重出身长 只出教书郎

平地芦花三袅龙 断定出三公

涨天水星夜头起 知州知府地

冲天水星後头起 宰相公卿地

帐下无贵乱风生 断能出高僧

寅午戌上见火星 将帅立功勋

左畔来龙右畔扦 此诀是真言

右畔来龙左畔扦 晓得是神仙

文笔贵人在面前 此地出官员

贵人文笔双双起 保主公卿位

案角回抱结穴真 世代有声名

急龙扦缓处 务要明堂聚

缓龙须急扦 明堂最要圆

荷叶须得蒂 平洋认掌心

时师无眼力 只去望山林

玄武落平田 脉气要相连

玄武後头低 下後主孤栖

玄武知反掌 下後人财退

玄武望山坳 活计似冰消

玄武山低软 发富应迟缓

玄武似枪尖 下後绝人烟

玄武落深坑 下後绝人丁

玄武如横笛 安扦无所益

玄武无来脉 孤寡退田宅

玄武如擎拳 孤寡出坐禅

玄武被风吹 家破更无疑

覆坟经

地师看坟先认尸 男女之坟不难知

男坟草根带白朴 女坟草根只带泥

男坟草根直到底 女坟草根曲漂泥

老死坟头生硬草 少死坟头生嫩枝

坟生曲藤有缢滇 坟上带花多淫乱

坟中端正是官府 坟树歪斜是贼人

坟上树遮不生草 此坟定是牢狱人

树木歪时是枉死 向左便是倒逆坟

向右便是伤亡鬼 吊死疾病决然真

坟拽左足是仆人 若拽右足是婢坟

红黑白棺如何识 教君细看草和泥

红棺蓬头黑蓬脚 白棺原是遍身稀

如无棺木当何样 草乱麻丝土黑灰

隔山望见一林坟 逐一从头说与君

坟上黑的是祖坟 只有此坟旺子孙

一冢黄坟发大财 白坟先富後头贫

一冢半黄坟不好 儿孙走了没些形

一塚半青坟可看 前面平时後颇兴

一塚白坟是孤寡 看是那个有儿孙

草头向东是男坟 草头向西女坟茔

东草西无男独旺 西草东无女独荣

前草後无是不发 後草前无俊头兴

坟上青草无不富 草色赤枯有不贫

坟前拜台不生草 埋了坟时便死人

不死人时打官事 或损牲财或害病

坟头搭连在外居 坟上黄土病瘟疫

坟出虫蚁病颠急 坟上 穿病肿痢

坟上湿紧没棺材 坟上草死穷到底

坟头塌消子孙稀 坟上无草绝家资

坟前若有藤缠绕 家中口舌定可知

发个馒头粘米撒 此坟定发子孙宜

坟头凹下知家败 坟脚崩溃子孙悲

坟如灰堆牛粪色 定知满棺水泡尸

坟前若见虫推蛋 遍身土涂似入酱

拔起草根如药臭 棺内蛇虫不忍提

烂泥滋色君休怪 没眼泥鳅傍水泥

惟有富贵坟头上 草色端庄秀且齐

春爱青兮夏爱绿 秋爱草子结成枝

冬来黄似金子色 此坟定发子孙兴

春忌黄兮夏忌黑 秋来不嘉见嫩枝

冬时若见青与绿 家败人亡祸连猗

地师坟前先识山 看龙看脉看朝山

认水认龙并认穴 隔土三尺有何难

一要来龙结穴真 二要朝山却有情

三要城廓含六秀 四要龙虎摆得匀

四者缺一不成局 说与时师仔细评

青龙环抱却不高 儿孙代代出英豪

白虎青龙一般齐 儿孙代代著锦衣

坟前竹根水直流 亡人日夜哭愁愀

定主水根穿透底 儿孙退尽好田牛

有龙无虎水不湾 定知青苔塞满棺

须认单提休用意 中子离乡远出去

有虎无龙总不关 此坟骨上起花斑

长房定知离乡绝 墓中亡人哭皇天

当面朝山高过坟 此坟一定少子孙

葬人好知家中绝 翻棺倒椁水淹深

朝山若见羊蹄形 断他忤逆乱人伦

亡人日夜哀声恸 仵逆风声处处闻

坟前若见塘塘连 亡人日夜受熬煎

骨烂头歪翻棺板 寡妇空房世代传

前有坑塘後坑塘 亡人在内口难张

遍身骨骸连泥污 子孙定主少年亡

坟前深坑最难当 亡人棺内鼠蛇藏

骨子不全脚颠倒 女人淫乱投外郎

坟前侧面并探头 白虎担钓水夹洲

山山走去不回顾 亡人颠倒脚翻头

做贼无休家中破 日为军贼夜偷牛

坟前不可水反身 源头无水欠财星

亡人土泥满棺湿 定主儿孙代代贫

坟前切忌水淋头 亡人坟内有泥鳅

板烂土崩骨如粉 定知黄肿绝根愀

坟前左射长难当 右射二子定离乡

中间射来三子绝 出门盗贼并瘟癀

且知遍身根穿透 已成齑粉堆蜣螂

仙人看坟有其机 罗经照定死人尸

破军临位被藤缠 缠树定在贴南边

金局西光水局疫 投河自缢入黄泉

水至东朝黑蚁聚 南绕必定动瘟疫

西至穿腰并背膊 北至朽烂作泥团

文曲之星水至坟 亡人自在湿泥中

申子辰年中子死 长子长孙俱见凶

子孙长见绵疾苦 驼腰哑子出其中

廉贞白蚁入棺材 吃尽亡人之骨骸

土好堂聚砂又明 三因外护远来的

仔细看山兼看水 断人祸福灵如鬼

千经万卷尽通妙 熟读此经功能到

十二支风断

寅风吹申头到脚 申风吹寅板木穿

酉风吹卯板归左 卯风吹酉板归右

若是午风吹子过 应是亡人棺中坐

若还子风吹过午 定然木棺皆头起

假如亥风吹过巳 必应木很穿死尸

若是巳风吹过亥 主有白蚁来侵害

时师若识此风神 卜宅必不受其害

八风断

乾风吹过巽 白蚁吃木根

巽风吹过乾 身在水中眠

亡人受辛苦 脚下有藤缠

坤风吹过艮 人头在脚根

艮风吹过坤 棺木乱纷纷

子风吹过午 有蚁并有水

午风吹过子 儿孙难保守

卯风吹过酉 风声随人走

酉风吹过卯 木板归东倒

此是八风歌 善观无差讹

望山断

明堂圆买尽世间田 儿孙代代作高官

向山圆广置世间田 儿孙世代夺魁元

树木枯兮不堪言 人丁横死败牛田

申酉庚上凿小池 其家内乱少人知

孙儿却是公公子 弟媳常为伯伯妻

当前有水流出长 子孙不败也离乡

龙山尖长长离乡 虎山尖长少离乡

乾风打来巽风吹 不损人丁便损妻

面前尖射入明堂 家不徙配必离乡

向山尖尖荫高官 只宜尖峰不宜歪

左有水缠男富贵 右有水缠女旺兴

白虎山头似猫儿 回头看穴口衔尸

定主儿孙被虎咬 时师速速报人知

坟向路叉主瘖哑 坟向路弓出驼瘸

坟向墩石堕胎瞽 坟向赤黄吐红郎

坟向水沟招咳嗽 坟向天罡克长房

坟向孤曜中房走 坟向扫荡小离乡

登穴一见水口旷 子孙无钱多欠账

棺中亡人生虫蚁 高坟低水遭魔障

远望山林树木青 此地发人丁

劝君莫下裹头城 下後绝人丁

两脚深坑直下塘 爷睡女儿床

穴下尖砂两水夹 出人不同家

顺水反来冲左胁 长子先亡灭

周围八面有罗城 此地值千金

青龙少开叉 媳妇打姑子打妈

白虎口开叉 母子姑妇不和家

前山鹅鸭头 淫乱风声丑

前山鹅鸭爪 女子多技巧

前山蜂吐珠 室女暗招夫

前山似覆钟 媳妇与公通

前山铙钹样 女子偷和尚

前山关丫口 其家抄估走

明堂内有沟 女人随人走

明堂似葫芦 寡母定随奴

案山似枯猪 一女共两夫

献花左右边 弟媳与伯眠

献花左右边 叔与嫂相连

青龙鹅眉倒 小郎就依嫂

白虎似钟钩 女子被人偷

水冲元武背 其家遭徒配

穴前水反弓 逃走主人穷

山头反向外 子孙离乡败

风从左边来 左边先烂材

头骨偏居左 骨上生青苔

风从右边来 右边先烂材

头骨偏居右 此坟急宜开

风从脚下来 脚头先烂材

脚骨反吹上 蝼蚁遍尸骸

风从头上来 回头先烂材

头骨番脚下 泥糊出口开

风从四边起 墓中满棺蚁

白签插骨骸 底下生水草

上起黑斑斑 狗血铺满棺

草根若带黄 狗血在两旁

尸骸成齑粉 子媳定知亡

虎山若回头 偷尸鬼也愁

下节无骨殖 不久绝根苗

白虎高过坟 蝼蚁有千层

子孙出疯麻 速迁得安宁

藤穿口鼻耳 底下青靛蛆

穴後如仰瓦 棺内如桶鲊

劝君著意看 鼠蜿定不差

四边山若飞 骨尸做一堆

树根穿透骨 土塗带黑灰

坟上见草稀 子孙定孤凄

坟上若无草 子孙定难保

坟落槽土下 折骨尸断节

坟上草自死 一定满棺水

遍身骨似黑 骨骸一半虫

案山似爪长 定主黄肿郎

堂上穿尖石 定主瞎眼疾

穴上辰戌龙 定主大麻疯

下沙雨脚长 公媳共眠床

金星坟带火 眼瞎定驼瘸

土若松坟内有蜈蚣

四边高棺中有土包

草垂下此坟千金价

草根枯子女自招夫

古镜歌

.蒋大鸿著

一名:地理秘诀覆坟经隔山照

古镜歌序

大鸿字平阶,又号中阳子,江南华亭人。明亡,唐王僭号,授兵部司务,历御史,福建破,遂亡命入务本朝,其友欲以博学鸿儒,荐大鸿止之。卒於绍兴。著书十余种,卷以百计,皆散失。

瑶溪戴鸿

辨五星吉凶体要

五星理气贵研穷 格局分明造化功

实地圆唇金水土 空中水路也相逢

端然正曜人皆见 幻出奇峰世未通

醉後直陈千万变 冶成古镜发愚蒙

[]此节言五行卦气,固贵分明,而五行星体,亦宜审察,非特实地要得金水土三星格局,即河路湾环之形,亦要得此三星体格,但正形易测,而变体难明,故详言以觉世耳。

金星圆润人知妙 转角尖峰如鸡爪

尽处结成曲钩样 湾身复似丝纶绞

放言转处中抽细 半角歪斜不满饱

人字贪头尖又尖 黄金只怕火形扰

[注]此节言金星本为美局,而变体则凶,大抵金体易成火局,如转角之处,如鸡爪样,或到头之水湾转如钩,或如人字贪头样,似乎金体而实则火局也,辨其为火,则金之妙用得矣。

秀丽水星如玉带 摇头摆尾反狼狈

斜飞水倩火形论 反出不回难避害

绳索乾流非软润 动中不整恶居最

湾身不走龙蟠样 莫谓歌来称美濑

[]此节言平阳,固以水星为贵格,但变体易成摆头样,至於斜飞之水,固算火形论矣,即一湾而出不再湾,而转虽湾,而原非水体,大抵湾环之处,必要节节整齐始算水星,若摆头摇尾,或乾流如绳索相绞,而不成龙蟠之样,终非佳格,辨其非佳,而水星之妙用得矣。

土星整齐称佳格 修短视来要辨明

硬短横过槽器样 直长即是木情生

前丁又有丁居後 方正原来已不平

规不象天皆破体 愿君不必叹峥嵘

[]此节言平阳贵重土星,但土之变体,横者如猪槽,直者如槁木,皆非佳格,或前丁后丁而误认为土星者,葬下绝人,辨其为凶 、而土星之真情出矣。

木星僵直无生意 有转分明即土形

体象好同执笏样 朝来却似翠云屏

方山子戴方冠帽 正直无偏州县庭

不是去来直里许 谁云水口不宜丁

[]此节言平阳木星最忌,但木星有转,即土之形,或如笏板样,或如插屏样,或如衙门前甬道样,皆是砂格,要之长而狭者为木,短而阔者为土,直里许者,概言其长也,里字不必拘泥,如类僵尸,即里许亦不可用。

平阳火体勿相临 火若圆头即是金

似火大凡都要避 若贪秀削祸来侵

不同木体可裁取 一遇尖峰穿穴心

两水夹成牛角样 刘郎前到别方寻

[]此节言平阳最忌木星,只有吉星而混入火局,最无火局,而借入,美格者,故木犹可裁取,而火则一见即宜避矣。

水龙本是异山龙 凶者莫云终是凶

和顺平洋称妙格 高山秀峭插芙蓉

尖峰叠起来朝穴 文笔分明学士宗

若有火金兼土到 自然尊贵受王封

[]此节言平阳忌火,至于山性阳刚,则又取火矣,插芙蓉者,以芙蓉峰最高起而尖锐,故以为吉也,有此尖峰,层叠而来,即称文笔,而立发文章学士也,受王封者,只是尊贵之称,不可拘泥。

辨廿四山逐字用度之义

子午卯酉天元存 源流悠远格惟尊

公侯卿相本无种 小鸟逢之变大鹏

官职高卑随地审 只须直节对龙门

若还横过兼来细 纵转如车不足论

得水蛟龙能踊跃 失时鱼涸便无恩

贪淫士女风声恶 作贼为奴从此根

若要分明夫与妇 只将远照近身论

短长久有当分处 子午无休不可浑

[]此节言四正之支,得时则尊贵,失时则淫贱也,此四位,如若源远流长,自然卿相可发,如小鸟变为大鹏也,但官职高卑,要随地而看,不可执一,要之四正贵乎直节,对来为妙,直节非谓死直也,盖谓大河大港,直从四正之方对来,或九曲朝,或玄字样也,至于横过者,全然无用,即束细转角,如车轮者,在四隅则绝妙,在四正亦无力。大概源流长者,贵显而久,源流短者,职卑而暂,至于失运,近身男贱,远照女贱,更有当分别者,子午二位,发得长亦坏得久,以其为先夫父母之位,而能总领其余之三卦者也。

辰戌丑未地元观 虽然局隘力仍宽

银钱得运如泉涌 福祚宁同谷口寒

如若天心偶一失 损伤骨肉影先单

女淫士窃成宵小 偷鸡盗狗实多端

[]此节言四季之支,得运发富,失运伤丁,且贱也。

寅申巳亥人元名 螽斯衍庆育儿婴

若还失运女先死 如逢交媾挂梁崩

[]此节言四孟之支,得运催丁,失运伤女,如逢寅申交媾之类,或绳绞,或钩头样,便要自缢也。

乾坤艮巽当分别 乾艮生男不须说

葬著旺宫百斯男 如逢衰死靡遗孑

乾山乾向尽源流 大将边陲威赫烈

若还艮宫龙脉长 开家守业何忧戚

巽坤二卦富家豪 位管田庄财莫竭

得运时来财帛临 失时还要女悲折

出文出武龙要看 湾抱车轮文脉血

元武对堂非不美 大凡非富刚强列

元武对堂非不美 大凡非富刚强列

[]此节言四隅之干,乾艮生男,失运伤男,坤巽致富,失运伤妇,但四隅龙体,不比四正,四正贵乎直对,四隅贵乎转湾,转湾之水出文,直对之水非谓不美,非富豪即武业耳。

乙辛丁癸同支正 上马催宫品级加

如若失时逢此位 洛阳才子败长沙

单行独立两无倚 运至科名白屋家

运移权退人皆贱 非是工奴言语花

[]此节言四正之支,合同得运催官,失运降级,如若单行,得运特贵,失运特贱也。

甲庚丙壬富莫当 蓬枢翻造作高堂

失元即有财千万 夫妇平居不厌糠

更有一端分别处 神逢帝释贵还乡

若还四正支来辅 贵且富兮贱且殃

[]此节言甲庚丙壬,得运富,失运贫也,而丙又且贵,名为帝释,如若四正之支,一齐同列,得运富而且贵,失运则贫,而且贱也。

辨廿四山卦位错杂

分房一地有良楛 卦位多因错乱乎

富贵不全兄弟杂 财丁偏旺祖宗芜

试观坎位同乾六 富贵无丁後嗣孤

如若乾宫逢一坎 儿孙蛰蛰贱贫夫

乾流水入朔方位 主母宣淫窃爱奴

坎水流归乾上去 主公爱婢越尊姑

三元上下翻来看 推算分明点错无

[]此节辨乾坎二卦错杂也,坎水当运,而夹杂乾者,富贵而无丁,乾水当令,而夹入坎者,丁多而贫贱,上元乾水流汝坎,主母以奴为夫,坎水流入乾,主公以婢为姑,下元反是也。

坎水当权艮水赴 眼前欢美悲迟暮

艮宫作主坎官来 男子虽多如耗蠢

孤苦零丁偏富贵 满堂夫妇衰门祚

若逢甲卯来相辅 贵无上兮贱无路

[]此节辨艮坎二卦错杂也,坎当权而艮来夹杂,富贵而丁少,艮当做主,而坎来夹杂,则当运,而贵者愈贵,失运而贱者,愈贱也。

巽离二卦要分明 如若不明斩血派

巽遇离兮多富贱 闺门不正女淫容

离逢巽位贵中贫 琴瑟难调弦数易

离水冲流巽水上 叔偷兄嫂衰门宅

巽风吹入仲离宫 姐伴情郎走阡陌

[]此节辨巽离二卦错杂也,巽水当令,而离方有水,富而贱,离水当令,而巽方有水,贵而贫,且伤女,但观水路之去路,而详其贱中之迹也。

兑坤二位贵详明 一遇犬牙仪便忒

兑有坤兮贵而贫 坤逢兑位富无色

公卿拜爵四墙空 百万家资妇丧德

乾艮生男又丧男 巽坤致富贫又逼

四维发贵贱来临 八卦参差当互测

只有乾震兑巽位 各元差错无虞贼

[]此节祥兑坤二卦错杂也,兑当令有坤,贵而贫,坤当令有兑,富而贱,而八卦各有定位,当互为推测而详,其吉中凶,凶中吉,惟有乾兑震巽无虞夹杂也。

辨廿四山逐位阴阳差错

八卦宜详三字诀 一宫亦有一字法

同宫夫妇满堂春 隔合私情莫谓恰

壬子癸中原富贵 亥来女子死期压

左边丑字最无情 一到宫中男嗣乏

[]此节辨坎卦一字诀也,右杂亥伤女,左夹丑伤男,纵然富贵,未免稍减,而至于损伤也。

艮宫饱满足丁财 如遇参差便致灾

莫谓文章癸到艮 一逢癸位贱淫胎

左邻甲字贫穷子 出杀收山宜剪裁

[]此节辨艮卦一字诀,杂癸淫贱,杂甲贫穷也。

甲卯乙中多富贵 合同巽卦福多饶

两宫亦有一字诀 右杂寅宫妇女夭

左逢丙位财先损 发福虽多也虑凋

中处差池原一体 不同单卦祸来招

[]此节辨震巽二卦一字诀也,中间夹杂,原是同元,愈多愈美,左夹丙伤财降级,右夹寅伤女也。

三阳富贵永无休 夹入他宫也要愁

莫谓丁行坤位美 一通未位子先忧

如逢巳水女愁死 一过鬼龙自相矛

富贵人家男女折 蛇羊大概日来蹂

[]此节辨离卦一字诀也,杂未伤男,杂己伤女也。

坤宫得运丁财足 一气清纯福始忧

如若庚来财损折 一逢丁位贱无羞

纵然力大能支敌 巨富小伤也见愁

阀阅名门多暗丑 只因杂乱带熏莸

[]此节辨坤卦一字诀也,带庚损财,带丁致贱也。

兑乾双卦本同体 夫妇琴和乐偶随

左边壬方流水到 生宫虽盛富中衰

右临申位流神至 断定妻帑要见危

逐字排来逐字转 挨星一定镜中窥

分房更有公头诀 左遇凶星长子亏

右边幼子难逃害 中房前後煞星推

微微带煞多忧病 如遇凶星魂魄追

转角丘流明有力 横过暗口祸如锥

逐宫排转皆同论 二十四山任我挥

[]此节言乾兑二卦,带壬伤财,带申伤女,至于分房,或病或死,要看水口有力无力,以论灾祸轻重,锥字盖小字之义

辨水路去来格

水神衰旺有权衡 水路去来亦岂一

凶入吉中祸稍轻 寇双来难儿孙敌

吉流凶处吉仍凶 外贼不来家贼逸

初载祯祥后复凶 初年见祸后无疾

阴阳水路要阳朝 阳年流归阴要匹

立向剪裁有定衡 三年九载禄可必

[]此节辨水之来去,以断吉中凶,凶中吉也,凶方水流入吉中,如外寇来侵,一家骨肉同心协力,自能敌得他过,吉方水流至凶中,如外寇在外窥伺,却未敢来,乃家贼先反,使家主孤悬无助,何以支持,此理甚微,或吉流凶者,管初年有福,后来有灾,或凶来吉者,管初年不利,後有庆也,总要配定阴阳,收住阳神耳。

辨上下龙之异同格局

水光荡漾固雄豪 龙局参差莫自高

富贵光前非不美 燕胎何处要儿曹

北方斗柄建临午 离位歪斜奚用劳

水路东环为下格 上元西转乐陶陶

龙来兑位局非卯 一位龙元先异槽

如在中无非对待 声名赫奕肇基牢

[]此节辨同龙局不同元者,发富贵,而不发丁也,如下元坎方有水,当取离方局,上元酉方有水,当取卯方局,要之上元西环水,下元东环水,始为龙局同元,如若坎方有水,而离宫不合,固非同元矣,但同在一元之中,或兑或乾或艮,亦为龙局同元,不必拘拘于对待之格也。

辨卦运修短诀

逐元逐卦逐时迁 一正一催各廿年

坤艮当权二十载 只因单卦力殊偏

兑乾震巽双行脉 兄弟和同功倍悬

离坎先天父母位 能包六卦福悠绵

单行一卦管三字 双脉两宫六字连

南北人神十二位 源流悠远福无边

[]此节辨单卦正运二十年,催运二十年,如艮坤是也,至于乾兑震巽一卦,能兼两卦之力,一催一正上下各四十年矣,又乾能辅兑,巽能辅震,震兑亦能辅巽乾双卦,局全元大,愈见悠久,至于坎离二卦,又先天乾坤之位,总领六卦,上下各有十二山位当权,如逢南北两卦之吉,自始至终总无衰替,不仅一卦管一卦,一卦兼两卦之力也。盖方位以後天八卦为主,理气以先天八卦为主,分先天四阳卦为上元,如乾为父能总领震长男,坎中男,艮少男,则一白当令,即以先天之乾为第一 ,虽以先天之乾为第一,其实又以长子之震为首,何也,以长子能代父之职也,如後天之震,即先天之离,故仍以後天之离为第一,得令者,以乾父与长子同宫,故也,如先天之震,即後天之艮也,以先天之震为长子,坎二黑当令,即以后天之艮为第二,如先天之坎,即后天之兑也,坎为中男,故三碧当令,即以後天之兑为第三,如先天之艮,即后天之乾也,故四绿当令,即以后天之乾为第四,而属在五黄之运,然则,先天之乾父,非特能兼管後天之震之属,在先天之离而仍属後天之离者,抑能且兼管先天之坎之属,在後天之乾位者矣,分先天四阴卦为下元,如坤为母能总领巽长女,离中女,兑少女,则六白当令,即以先天之兑为第六,而属在五黄之运,兑为少女,而运在先者,以先天之兑为後天之巽,而先天之巽,又为后天之坤,固已且凡少男少女都要属在五黄,故也,如先天之离,即後天之震也,离为中女,故七赤当令,即以後天之震为第七,如先天之巽,後天之坤也,巽之长女,故八白当令,即以後天之坤为第八,如先天之坤,即後天坎也,坤为母,乾父在首,坤母在尾,而男女包在当中,故九紫当令,即以後天之坎为巽者,抑且能兼管先天之离之属,在後天之震与先天之坤之属,在後天之坎位者矣,大抵阳卦自长而少,阴卦自少而长,父母居在两头,男女居在中间,何也,以少者要属在五黄之运,故也,将先天後天细细排来,则卦之理气既明,而运定修短亦明矣,挨诀已详在地理辨正青囊经首节注中,此则原其所以然之故也,此即杨公所谓颠颠例之义也,原其本,则平洋原非颠倒山龙理气,乃真颠倒耳,要之非敏慧过人者不能悟此。

辨山运广狭诀

南北六爻三卦包 四三十二是同胞

其间亦有长短别 子午卯酉总无凋

乾坤艮巽原同论 宗祖本殊旁二爻

庚甲丙壬阳自单 寅申巳亥双阳就

局元宽隘不同途 发福短长殊薄厚

癸丁辛乙双阴位 辰丑未戌阴独守

或偶或奇异样看 抽爻换象随地凑

[]此节辨子午之运长矣,凡八卦之祖宗,其运尤长,至于双阳双阴谓双阳,如寅与艮,巳与巽,申与坤,亥与乾,比肩是也,何谓双阴,如癸舆子,辛与酉,丁与午,乙与卯,比肩是也,单阳如甲与丙,庚与壬,一位独行之类是也,单阴如丑与未,辰与戌,一位之类是也,大约一卦三爻,中一爻为本卦祖宗,其力甚 大,旁二爻,逢双犹厚,逢单则薄矣,立穴之时,宜收其双,不宜收其单也,所谓抽爻换象随地凑也。

辨收山定穴远近诀

平阳立穴城门诀 远近看来要辨明

大荡大河宜缓受 小溪小涧急相迎

浅深阔狭宜详审 十丈河形一丈衡

一口西江吸不尽 安坟远水鬼来临

横水太逼喉咙小 出煞虽清祸兆萌

鱼涸仅供升斗水 纵然发福总无情

量山步水短长异 尺寸毫厘也要精

[]此节辨河形河路许多,阔大者,亦要离岸许多,而立穴轻重相称,乃为有福而无祸,若水口太大,而逼近立穴,如西江之水,口果能吸尽乎,口吸不尽,身且为之汜滥,而沉没致死矣,如水口仅有几丈阔,立穴远岸数十丈,是为远水,安坟死气侵也,譬如鱼涸已久,仅得升斗之水,果能有济乎,既无所济,而四面死气反来混杂,是以有祸而无福,故毫厘尺寸之间,总要与水相衡也。

辨穴星厚薄诀

贴近水城是穴星 飞边挂角穴安宁

但看地势薄和厚 雄壮卑靡辨在形

宽广豪雄人物壮 卑低大概弱伶仃

威严赫烈官员大 浅秀文人但唧伶

千里邦畿天子镇 封疆百里是侯庭

一端更有分明处 顽出武兮秀出灵

[]此节言平阳穴星,不是飞边即是卦角,但飞边挂角之处,形势要雄壮,雄壮则官职大财力厚,如若卑靡,大抵秀弱,如天子,邦哉千里,令行四国,威及天下,诸侯封疆百里,末免兢兢守法,震叠之势乃小耳,但误认雄壮而错列顽皮,止出顽丁,武力原要秀色而雄壮,非以顽皮为雄壮耳,且秀色以生动有情为秀色,非以卑隘为秀色也。

辨下穴浅深诀

堆山下穴是平阳 执定此言终渺茫

地气上浮宜浅葬 深藏得力贵无方

葬深葬浅看形势 雄壮分明深葬康

如若浅边和薄岸 高山堆起福悠扬

更看一地吉凶异 深浅断然失主张

[]此节辨下穴或深或浅,要看形势,形势阔人而厚实者宜深葬,形势狭隘而浅薄者宜浅葬,或堆山或深埋,总在地上分明也,要之葬深发得迟,葬浅发得速,故平洋大概多浅穴耳,然亦不可尽拘。

辨坐穴燥湿诀

平阳低蓄是朝宗 也要徘徊细看龙

突落低田与水道 腐棺朽骨莫如凶

微微润下真龙息 特下水漕气不从

非是病肿即痼胀 还虞丁少绝无宗

纵然格局非凡合 财气横加到底凶

丁少财多何足美 愿君不必拘泥封

[]此节言平阳下穴,固贵低蓄,但四面观看,微微低来者,是为真龙栖息之所,若四面平平,忽到坐穴之地,或数亩或几分,突然低下数尺,或尺许,非为低蓄,圆者为水塘,长者为水漕,真气斩绝与穴星不连,葬下腐棺朽骨,非是病肿即虞痼胀,纵然合元合运,且屈曲有情,而穴星不合,财气虽多,丁却甚少,不必取也。

辨空位忌流神诀

水神衰旺有权衡 立向挪移要辨明

空位流神最易犯 一丝失察便无情

巨门翻向飞临艮 寅位却称空位名

壬巨翻临来到丙 丁宫空外是门帐

丁少财多何足美 愿君不必拘泥封

[] 此节言平阳下穴,固贵低蓄,但四面观看,微微低来者,是为真龙栖息之所,若四面平平,忽到坐穴之地,或数亩或几分,突然低下数尺,或尺许,非为低蓄,圆者为水塘,长者为水漕,真气斩绝与穴星不连,葬下腐棺朽骨,非是病肿即虞痼胀,纵然合元合运,且屈曲有情,而穴星不合,财气虽多,丁却甚少,不必取也。

辨空位忌流神诀

水神衰旺有权衡 立向挪移要辨明

空位流神最易犯 一丝失察便无情

巨门翻向飞临艮 寅位却称空位名

壬巨翻临来到丙 丁宫空外是门帐

若还叉港支河扰 冲玻阴阳多受惊

冲破阳宫男不育 阴宫冲破女无成

单宫冲著人财减 双位冲来便少丁

更虑为官多剥落 朝堂一到祸根生

功动赫烈铭钟鼎 只怕中途走狗烹

莫谓乱流如织锦 一逢此劫福终轻

[]此节言衰旺,固全在乎水,而立向更要分明,以空外流神,一犯便多凶祸也,何谓空位,如坤壬乙,要巨门从头出也,立坤山艮向,则巨门即在艮矣,艮为阳,顺行禄存到卯,则寅为九星所轮不著者,即称为空位,再如立壬山丙向,巨门在丙,轮到禄存未,则丁亦为九星所轮不著者,亦即为空位,空位之处,最忌流神冲破,流神非城门之谓也,诸如支河叉港,或针倩而来,或横竖而出,总算流神冲破,冲破丁位,丁是阴也,断要女不生育,即生育亦未必能长久,如冲破寅:寅乃阳也,断要男不生育,即生育亦不结实,如冲破丁一字,单阴位也,丁虽不多,却未必全无,如巨门在丑,则癸子皆为空位,是为双阴位,如子癸皆为乱流冲破,则丁财全无,世之有财而无丁者,大抵然也,丁少而富贵,赤为未减,但无丁易见,财少职卑不易见耳,要之无论得元失元,总不可受此劫也,此全在立向之腾移耳,流神之诀,比天元歌漏道之说更精一层。

辨吉凶星照临诀

衰旺权衡操在水 初年政令在九星

水逢吉位星飞吉 克制生宫不地灵

纵发来时减去半 虽然大地亦无情

水逢凶煞星还吉 抹到凶宫祸稍轻

宜死病遭也自解 莫称灭户被人惊

诸如离艮兑乾水 运是上元吉气生

四位排星谁是吉 亦须一二三来临

乾山巽向一端看 破在午兮离不灵

辅在坤方煞上煞 弼在兑宫福便轻

贪在乾宫吉更吉 巨临坎位制凶星

禄在艮兮为吉照 水逢吉照始敷荣

[]此节言水固要吉,星亦要吉,水吉而星不吉,其福轻,水凶而星不凶,其祸减,如上元离艮兑三位之水吉也,亦要将上元一白二黑三碧之星轮在水上,其效始神,如立乾山巽向,巽为武曲,顺临破在午,午宫虽吉水,而破军乃上元煞星,克制离方吉水,便不能效,轮辅到坤,坤乃上元煞水也,辅亦上元煞星,是为助纣为虐,轮弼到兑,亦为煞星克制,贪到乾为上元吉水,贪亦上元吉星,是为锦上添花,巨到坎为吉克凶,禄到艮为吉中吉,文到卯廉归中午,逢廉总在中也,如此推来,自然一丝不差也。

辨前後左右高低诀

平洋立穴水为据 实地高低当考稽

百步之中喉舌地 一丝失察贱如泥

旺方昌拜从高下 若遇零神又要低

正若不高气不到 零如不泄煞来齐

若嫌太泄一边削 西地泄兮气始西

有了西方低界气 西方煞气莫能跻

有了东方昌拜意 东方生气一齐携

此是堪舆微妙理 愿为人世一提撕

[]此节辨坐穴四面高低,诀谓生方宜高,高则其气自高而下润于穴中也,煞方宜低,低则煞气不能自下而上,且有杀方之低,便能行动,高方之生气又能界住高方生气也,即如上元西为煞方,东为生方,西方惟低,煞气不能来,东方惟昌拜,生意偏能聚也,如若但以水神立穴,而不管实地高低,一逢差错,便断其为大富大贵,而富贵不能应,断其大丁大财,而丁财已减半矣,今人往往言某边大泄者,未知此理故也,此所谓昌拜,非时师所云昌拜水,乃指昌拜气也。

穴前忌割脚水诀

平阳不患水淋头 割脚水来却自愁

隐隐田间流水过 如逢此劫断生忧

时师只说水来聚 果晓坟前冲散否

离穴满寻不足虑 天心水聚自然休

[]此节言坟前忌田间隐隐水路割脚,而冲散生气也,若还离穴满寻,便非割脚,名为水聚,反能致福也。

正神忌流神冲破诀

形非割脚似无忧 方属正神当远眺

水遇水沟与水口 横过直泻祸难了

龙身百步要完全,冲破来时气始少

误人湾环称妙局 伤财还要初午夭

零神河内更流神 官上加官福禄绍

[] 此节言正神,忌水沟水口冲破也,若向零神,则外有河,内有沟,名为外罗城,内罗城,而妙中又妙矣。

送水归塘格

水轮环绕贵殊尤 送水归塘福更悠

两马同槽双水路 归塘送水暗中求

隔河万顷低田照 昌拜朝来穴自休

头顶车轮并远照 穴朝昌拜气兜收

乾宫转角车轮秀 对岸低田水聚流

此是平洋奇妙格 寻常岂得漫同俦

[]此节言水轮环抱固足贵,而水轮之处,隔河对岸低田之水来聚,水轮之处下穴,以头顶水轮与隔河对岸低田,名为送水归塘,有似乎两马同槽者,但两马同槽,是两条河路双双环抱,显而易见,而送水归塘,则一条是明明河路对河,低田是隐隐水聚相从,或低数尺,或尺许,不比明河,故曰暗相求也,即如乾方,转角对河,无数低田,仍是乾方,下穴头顶,乾方水轮头顶,乾方泜田作乾山巽向是也,如作巽山乾向,则又非送水矣。

辨砂吉凶格

穴得水兮不用沙 有沙卫护亦堪嘉

零神低伏非高起 界煞迎生终是差

正位高翔偏踊跃 能回煞气旺神遮

尺长寸短宜详辨 失察丝毫即福芽

横盖穴前称妙格 两边横抱护车轮

若还四面尖头射 误认文章何及嗟

[]此节言零神之沙宜高。正神之沙宜低,不高则煞气不能界割,生气不能行动,不低则煞气回风而返,生气高压而掩蔽也,又要睹其形象,箭为盖沙,左右为护沙,秀丽生动,白然合吉,若如火形,四面射来,其凶莫甚。

辨屋箭吉凶格

矗矗层楼殿宇高 死生袁旺察秋毫

挨星既定零神诀 远近看来休咎操

反气回风能不变 吉凶祸福应时遭

若还反转随机变 吉不吉兮凶可逃

一脊射来一代发 两间脊射两时豪

衰宫冲起翻来看 一脊俨如一把刀

大约旺宫名吉曜 一逢衰死便忧劳

百步之中宜审察 何须以外口嗷嗷

[] 此节言屋宇高起,名曰峤星,若在零神,能庇荫穴星,若在正神,便成煞曜,但要看远近之分。若可步以内,则所迴之风,所返之气,未能变换,吉凶始效,若在百步以外,则所迴之风,所返之气,冲到穴中,已皆变换,吉者非吉,凶者非凶也,如屋宇在乾,穴在巽,巽气冲到乾方,屋上撞墙,而转回,百步以内未及变气,犹为巽气,若百步以外,去穴以远,迴到穴中,乃变为乾气,而非巽气矣,余可类推。

辨墩阜吉凶格

莫以墩包寻龙脉 三尺高时即是星

如在零神能庇荫 一逢正位即遭刑

更看形象土金秀 木舆火形总不宁

尖直旺宫也要避 衰宫秀丽亦伶仃

时师只说龙栖处 误尽人家伤尽丁

[]此节言墩,高三尺便成星体,能操祸福之柄,调在零神古,调在正神凶,固已更看形体,或土或金,旺宫有福,衰则有害,如木与火,旺宫且要避,衰则不必言矣。

娇星矗矗休囚种 如遇桥梁祸福从

零神雄峙能引气 正神特兀生机壅

百步遥临犹见阮 宁同墩包近边恐

旺宫冲起擎天柱 衰死冲来凶恶踪

石与木兮犹要辨 木桥不若石桥重

坟门石柱碑坊竖 其义宁殊桥路踪

[]此节承上言,屋宇墩包峤星矗矗,同为祸福之柄,至于桥梁更甚,众人往来走动,其机更活,在零神能冲起生气,在正神能冲起煞气,故得时甚吉,失时甚凶,百步以外,尚然吃紧,况于近照乎,至坟门石柱碑坊则一样论也。

路能界气亦能迎 当舆零神一样评

大路湾环玄字体 阳神三折穴前荣

直来直去无生意 乙字湾身最有情

含著旺宫绑著水 愈多愈美福千祥

细塍小脉宜详审 衰死来时土箭名

出煞收山全躲避 方许罗仙陆地行

[]此节言路,亦大关风水,生旺而湾环则吉,衰死而硬直则凶,如得旺宫之水,又得旺宫之路以助之,发福愈甚,至于田间小路,亦当细看,如若直死射来,名为土箭,亦当躲避,始为全美,不然难免吐血心疼之病也。

水轮转处患堤防 有了堤防生气伤

调在旺宫福减半 如逢衰位便参商

苟非痼嗝聋和哑 折脚驼腰总是殃

若谓滑流生气散 一逢堤坝水盈囊

联珠不算称堤坝 节节相连定平塘

此属平洋奇妙格 切勿认错贵推详

[] 此节言水轮之处,不可有坝,有坝即间断生气,若非膈气,即是哑子,至于滑流之水,有坝拦住,又属甚妙,更有联珠法,如池塘六七个,节节连来中间腰断,此非坝也,不可误认,而弃此妙格.

井涯虽小气冲天 掌诀挨星不可愆

挨著生宫真气到 偶逢衰死穴心穿

旺时秀丽如文笔 煞气冲冲天际悬

若非痴哑即盲疾 切忌坟茔井底边

百步之中宜远避 失元断定祸相连

[] 此节言井,在生方,胜过文笔,井在衰方,患愈恶曜也

牛池粪窖

诸凡恶曜都能化 粪窖牛池莫近边

芳馥一逢犹气散 十年腥臭莫能蠲

若使秽气侵棺骨 污玷闺门定不愆

不论生死都宜避 那管旺气与衰年

[]此节言诸凡星峰都有生旺可论,惟牛池粪窖只有凶无吉,一见即宜避也。

田角

水神实地宜星体 田角参差还要看

合著金形舆土德 自能护卫穴中安

若遇尖峰如火射 纵然合运也心酸

一峰一射一儿丧 如遇两峰两子寒

更看反弓舆拗进 反弓家贼先相残

试观拗进来宵小 日夜提防怕不完

[] 此节言田角尖峰四射,最非佳格,向朝田角,亦要金土形,至于左右两旁,亦宜圆润,如若尖峰簇簇定伤小口,反弓而出者,定生家贼,拗凸而进者,定多外盗,论至于此,微妙极矣,要以元运为主也。

灰塘

灰塘虽小不宜轻 三尺低时即是星

墩包峤峰同此论 一毫察反许通灵

若还开破穴星体 总与破军一样评

穴後穴前宜饱满 七湾八叉少安宁

[]此节言灰塘当与墩包同论,其旨明矣,更有穴前穴後,七高八低,七凸八凹,虽在生方,总属破军,切不可认为吉曜而当之也。

水路吉凶格

反弓之水实堪忧 要当飞沙一样愁

反水不回僧道类 如逢回转客商游

风吹妇女逃阡陌 盗贼频临总不休

出仕之人多剥落 还遭公事半徒流

都天宝照宜参看 合著何宫效自筹

[] 此节言反弓之水,舆山上飞沙同论,其凶莫甚,然其凶效必在某卦位,则如此应某卦位,则如彼应也。

水轮环处患叉河 丁後丁前总有疴

高案尖尖峰乱射 崇牙体样祸藏窝

七叉入丫皆流破 一支一射一操戈

莫以旺宫贪远照 玻军星体泪滂沱

手足伤残兼小口 秃头盲目类斧柯

会同峤体详休咎 要看何宫效不讹

[]此节言百步以内,要星体完全,如若高岗,河道丫丫叉叉如崇牙样,如斧柯样,其凶莫甚,要之与峤星皆要看某位则某事效应也,故下文逐露分效一瑞云。

诸凡破体看何位 二十四山逐位当

壬子癸中逢此劫 定然家母祸来偿

偏居癸位妇人受 傍在壬方男子殃

八卦排来同此论 一到人坟晓吉昌

[]此节总承上二节言,诸凡恶曜固甚凶矣,然其凶处要看某位,某人承当,即如坎卦是先天坤卦也,坤为母,故云家母,癸为阴位,故云妇人,壬为阳位,故云男子,且要看八卦属在人身中何体者,如艮为手,要伤手,震为足,要伤足,离为目,要伤目之类是也,然总要以先天八卦为主,如先天离,即後天震,故震有墩埠蔽塞,或支河界割,即可断其为目疾也,八卦覆坟之诀,春光尽泄此矣,八卦分体之义,详在易经系辞可考。

杨公妙诀枕中秘 口授无书实惜深

我为注明掌诀意 更将余诀括歌吟

言言总是先贤授 半点绝无杜撰心

遇著福缘无乱泄 深藏珍秘是同音

[]此节言杨公妙诀有口授无书传,我既以要诀注明在辨正一书注中矣,更将馀诀括成此歌,以告世人也,但福缘遇著者,必深藏宝匣,是为同心耳。

翻卦挨星图诀

[] 翻卦挨星,杨曾以来,代有其法,然师师相授,但傅其诀,而无明著之者,自吾郡平阶蒋公谓,得之无极真人口授天机妙义,不可轻泄,于是秘者愈秘矣,余以为天地之道,大公无私,乌有所为秘者,兹观蒋公古镜书中,辨空亡忌流神之诀,已明示三卦之义,特未显列其诀,余复考之乾坤法窍及地理录要二书,以著其决,并绘三卦之图附于古镜书之未,庶使杨曾之旨,大彰于後世尔。

挨星诀原本

子癸并甲申 贪狼一路行 壬卯乙未坤

五位为巨门 乾亥辰巽巳 连戌武曲名

酉辛丑艮丙 天星认破军 寅午庚丁上

右弼四星临 本山星作主 翻向逐爻行

廉贞归五位 诸星顺逆行 吉凶随时断

贪辅不同论 更有先贤诀 空位忌流神

翻向飞临丙 水口不宜丁 运替星不吉

祸起至灭门 运来星更合 百福又千祯

衰旺多凭水 权衡也在星 水兼星共断

妙用许通灵

[]以上乃二十四山一定之星也,本杨公筠松青囊奥语,如某山是某星,依此阳顺阴逆临八宫。

平阳向上起贪狼诀

乾上贪狼巳巽针 酉辛子癸卯乙辰

亥壬乾甲丙兼戍 六向皆从巽上寻

离上贪狼向午丁 坎方坤艮兑庚申

震临丑未艮寅向 惟有坤方无此星

[]此以贪狼为首,将巨门、禄存、文曲、武曲、破军、左辅、右弼,依阳顺阴逆飞临八宫,廉贞归中五不轮,即上挨星原本,对照方位,翻在对过之宫,乃青囊奥语所谓颠颠倒也。

天元卦

此八位为父母卦,即所谓天元之卦也,翻卦之法,以乾坤艮巽为阳顺临八宫,以子午卯酉为阴逆临八宫,贪、巨、禄、文、武、破、辅、弼为

序,廉贞归於中五。

 

地元卦

此八位为逆子,即所谓地元之卦也,以甲丙庚壬为阳顺临八宫,以辰戌丑未为阴逆临八宫,因甲丙庚壬不舆父母同行,故杨筠松天玉经云,八神四个一也。

 

人元卦

此八位为顺子,即所谓人元之卦也,以寅申巳亥为阳顺行八宫,以乙辛丁癸为阴逆临八宫,因乙辛丁癸舆父母同行,故杨公天玉经云,八神四个二也。

 


文档类型:上传人:时空梦想下载许可:是下载次数:15大小:71K所需奉献值:2

大月薰,一个很奇特的名字,也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大月薰(1888-1970),也是一个很美丽的日本横滨女子,刚曝光不久的“中华民国国父”、伟大民主革命先行者和资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孙中山(1866—1925,广东香山【今中山】人,原名孙文)的日籍夫人,也是孙中山的第三任夫人。那是1898年秋,因全家火灾,不到11岁的幼女大月薰,与家人寄住在孙中山横滨中华街山下町121号寓所(两层楼砖造洋房)的二楼。



新闻大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