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66 >

精选|余世存:国家神圣性的消解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0:16:22



环球时报:别太指望美国新班底对中国温和衣领和衣身花样连在一起的美衣图解棒针编织图解让人难以忘怀性感美少女(图)Iphone4QQ里,看gif动图,只能看到前半段的画面为什么?

1500元以内、操作流畅、续航时间长的手机适合入手哪些?盱眙县义务教育学校校长考核暂行办法有人说设计就是好的素材的搭配,你怎么看这句话?超美flash图片精选以“四个转变”践行群众路线许我今生一个,情有独钟解密香港本地人的潮流夜生活(图)治溃疡性结肠炎化湿行滞调气血常并行【草根一生】痛苦是自己招来的恶缘(转)微博每日精选01.25.身体出现危险时会发出信号这太重要了一定收藏北京频繁发生校园伤害案海淀法院受理20余起Photoshop在排字签名设计的技巧总结如何看待中方暂停部分中越交往计划?excel表格里对齐小数点老干妈香辣牛肉酱最新党和国家领导人名单小腿太细易中风,踮脚一生难中风鐜嬫灄鈥滅帇搴溾€濅簩瀛楄鎷嗛櫎娑堟伅绉版湁10澶氫釜鍒舵湇浜哄憳杩涘叆很棒的针织毛衣----细腻与粗狂的结合中国楼市崩盘可能性有多大?黄冈中学启黄初中九年级第一次模拟考试理综把开心和不开心留给自己大学生【你的养老金够养老吗?】瑙︾洰鎯婂績涓浗浜鸿繕鑳藉悆浠€涔?鍥?惭愧学人-《滴天髓》研习班第13集

日:中国海军的南海活动出现“重大变化”!江山如此多娇(第04辑)战争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惭愧学人-《滴天髓》研习班第13集

 

的国家历史观念可以追溯到儿时。父亲虽然是一个从山里跑到畈上的孤儿,但在乡村生活竟也知道了不少知识。70年代的农村没有什么娱乐,偶尔有哪个公社或部队放露天电影,村里的男人多半要摸黑去看。父亲让母亲、姐姐们呆在家里,带着我去看。来回的路上,怕我跌倒,会把我背起来,或骑坐在他的肩上。他边走边跟我说话。


许多历史知识就是父亲这样讲的。今天想来有几件事很有意思,那就是,我们生活在“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的世道里,世道沧桑,变迁多了。以前有一个明朝,后来是清朝,后来是中华民国,后来是共产党。他多次跟我讲了朝代的更替之后,我问他,现在的共产党是什么朝。父亲好像被问住了,但他很快地说,是民朝,人民的民。


上小学发蒙。我们一大群六七岁的孩子坐在一个教室里,老师用了半天时间教我们背诵两个句子:“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这种天书难倒了我们这些野孩子,那时开学没几天,大家对学校没感觉,总想回家回到村里,老师说谁会背了谁就可以放学回家,他也变通,把伟光正等词汇删了,说只要会背共产党万岁就可以回家。我不算第一,但也很快放学回家。至今记得回家路上遇到割猪草的三哥,我虚荣地说,三哥,我会说毛主席万岁了。那一年,是1975年。


很久以后我才想到,这些童年的故事含有深刻的道理。比如,我们后来几乎都踏上了书面语的不归路,但要理解话语与书面语、语言与文字的关系,恐怕要回到这个原点上来。几年前我回到乡下生活,跟村民打交道,经常看到那些乡野生活极有经验极有才华的人,刚才还在大家面前谈得头头是道,但一要他在纸上写自己的名字,他就立马羞怯起来。所有书面的东西,包括国家之类,是多么令人不自在的东西啊。我想,这也是今天的人类在技术的支撑下,义无反顾地要抛弃占据千年霸权之久的纸书、要淡化国家霸权、政党霸权、学术霸权的原因。


当然,这一童年的经验里还有一层意思,教育把某种国家和人的神圣性种到孩子心中了。我后来直到大学,仍对小时候喊过的万岁怀抱感情。我们对天地自然的敬畏感也是通过对国家政治的敬畏感来体会的。直到后来才明白,天地自然远远大于重要于国家。今天很多人仍躲在国家或城邦、都市的卵翼下,不敢走到郊野、荒远地带去生活。我们也不得不在都市生活。但只有淡化这种非此不可的观念,个人的生命才会获得某种圆满。80年代到北京上大学,大家议论白桦的《苦恋》,其中质疑国家的话,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细想又畅快,是人就应该这样。不过,仅仅叛逆是不够的,还要从内心深处去平视它,去如实地看待家国天下。如老子所说,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但最早袪除我心中神圣观念的其是我的父亲。记得中学时知道了孙中山,有一次回家跟父亲谈起孙中山。我说,听人说孙中山比毛主席还要伟大。父亲把眼一瞪,孙中山当然比毛主席伟大,他是国父。当时的我,现在的我,仍觉得父亲不可思议。他虽然也承认毛主席伟大,但他能够小看毛主席。用现在的句式,那时的我多少明白,没有最伟大,只有更伟大。因此,直到现在,看到有人把耶稣、孔子看作高不可攀,我就觉得很傻很幼稚。我后来明白,那些把自己眼前的一点人物历史看作有至上意义的人,多半是作圣心理,是未脱儿戏的孩子。


自然,中学里有关国家的知识更多了。那么多的国家,全世界近两百个国家,我们最多也就记得二三十个而已。那么多的朝代,从唐宋元明清到孔雀王朝、罗曼诺夫王朝、波旁王朝……我们也顶多记得一二十个而已。好在我们人类天然具有各自的民族情感,具有本国中心主义。当我们在地理课上闲着无事要做找地名的游戏时,像不丹、尼泊尔一类的“撮尔小国”、像肯尼亚、马耳他一类遥远的“爪哇小国”是怎样让我们不屑啊。也许无意但本能的民族自豪感和幸福感明认,我们过得比他们幸福,他们是无意义的,可以忽略不计的。直到最近几年,尼泊尔等国家的幸福指数让人感叹:他们丝毫不缺少人生和国家形态的意义的,他们比其他国家更幸福。


在《战略与管理》工作时,我和同事们一度为国家的转型而念兹在兹,我们盼望国家发展快一些,“胆子大一点,步子快一点”(邓小平语)。我们跟人座谈,说起国家发展,“未尝不叹息痛恨也”(诸葛亮语)。但有一次,一个美国女孩儿来跟我们聊天,她听了我们一群人的痛心疾首,忽然开口,她觉得中国发展是快的啊。我们都愣住了,大家听她说:不仅她觉得,就是她叔叔也这么觉得,她叔叔经常去肯尼亚、来中国,每次从肯尼亚来中国,都感慨,肯尼亚十年如一日,中国一日如十年……但当时的我们,听到她把中国跟肯尼亚比,或“晕倒”,或“愤愤然”。


但后来我在编写《非常道》时把这种国家民族的中心主义观念写进去了,我用的是这么一则故事:尼克松在1974年访问开罗时,跟萨达特说,他认为中苏分裂的原因之一是中国人感到他们比俄国人更文明。萨达特笑着回答说:“您知道,我们的感觉恰恰也是这样。我们埃及人比俄国人更文明。”我没有写另一个故事:一个中国诗人在国际场合遇到了俄国诗人布罗茨基,他去套近乎,布罗茨基同志,您看,我们中俄两国都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大国。这样的套近乎在中国人看来已经自降身份了。结果出人意料,布罗茨基的回答是,俄国是,中国不是。……据说今天仍有不少中国诗人对布罗茨基的“傲慢”很是“愤愤然”。


讲这些故事是想说明,我心中的国家观念曾经虚幻地建立过,后来又在现代文明的参照里崩解。因为一如文化,说到底,国家是为人服务的,而非人为国家服务的。在古代中国,有过“时日曷丧,予与汝偕亡”的话,这样的话翻译成白桦的语言就是:“你爱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爱你吗?”而在古希腊时代,哲人则明确,国家乃是政治共同体。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是在这个共同体中实现价值的,否则人只是经济动物,而不是真正的人。这样的话说得多好啊。只是我父亲、三哥、少年的我,以及大多数人活得“无识无知,顺帝之则”。


在这个微博微信时代,国家的神圣信念不可避免地走向式微。我们已经回到了先秦,回到了孔子和孔子以前的时代。即在我们面前,有多个国家供我们选择,供我们投奔。这是当代人的幸运。国家的权威、神圣是像一个梦一样过去了,我们将迎来似新非新的政治共同体,天下。就像孔子从来不是一个爱国者一样,他周游列国,哪国君主能让他实现自身的价值,他就停留下来。今天的人类也是如此,用脚投票,哪里的土地养人就迁居到哪里。


梁惠王对孟子感叹:“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河内凶,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翻译成现代国家首脑的话是:“我这个总统对于国事,也算是尽心了啊。东边地震,就多难兴邦;西边天灾,就八方支援;我自己还要时刻准备着经常冲到第一线去。我曾经考察外国的政事,没有谁像我这样尽心的。可是,外国人不说他们当头儿的坏话,我们国家的人也不说我的好话,这是为什么呢?”


孟子当时尚未说出“望之不似人君”的话,他说的是“五十步笑百步”。这个故事有一个道理在,即先秦的国君都知道以邻为参照,不像后来的国君多以为自己独一无二。我们曾经处在封闭的国家里,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但今天我们都懂得如何进行参照。有人以现代医理的“专家会诊”来说明神圣性的消解,跟只能找一个医生治病的时代不同了,我们普通人都知道治病要多问几个人,专家、医生不再有权威、神圣。国家也如是。只要比较存在,国家就是我们随时可以教训教化的。我们用天下观念、用地球村意识校正国家,使之回到我们人类演进的目的上来,使之能够实现我们个人的价值。


本文摘自《国家人文历史》2014年第4期<总第100期>,作者为该刊创刊百期纪念专辑而作。


文档类型:上传人:菊影秋魅下载许可:是下载次数:15大小:69K所需奉献值:2

【音画】《女人心》 阅



新闻大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