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66 >

调查|我们的语言民族的生命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0:10:10



本人暑假要到一个医药企业实习财务,需要准备哪些医学知识。高中为文科生,基本零基础。泪奔叩谢?空中接力跟干扰球是不是互相冲突?璁告厧銆婅鏂囪В瀛楀簭銆?绣球缘

黑白凉粉(附龟苓膏做法)儒家十字真言结婚接亲的帖子是什么格式?中国军衔3“辽宁”号的致命缺陷笑死人不偿命的一句话搞笑语录,太经典了!随笔汇编(一七三)此生眷恋,我荒废年华只为等你【情感美文】做人“三气”人生立志少儿简笔画(视频)教程就业难与自我意识静静走入你的空间悄悄带去我的思念透明动画3《_中考语文复习——古诗词鉴赏专题》优秀教案蛋煎饼每件事都回不去,卻沒有一件事過不去教您40款澳大利亚美食的做法(点开图片就教您做法)成功人生的简单法则优秀玉品欣赏(武陵狼)大厨们的(37种)调味秘籍想当领导者?先改变自己!探索:伏羲台之谜(视频)做个男人留念的好女人笔迹看出你是不是马大哈培训经理每天的日常工作是什么?上哪些网站?人生的四种食粮

大学生【毕业后才知道的事】婚礼司仪全套主持词中国著名地方名吃汇总,附烹饪方法(甘肃)人生的四种食粮

?

  

  

  “阿瓦,哎,那啥子阿读咕噜有为……”《吉祥三宝》的火爆一时,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蒙语的风靡。“56个民族56枝花”,目前,我国56个民族,有130余种语言(2007年中国社科院出版《中国的语言》一书,总共收入129种独立语言),但是,能够像《吉祥三宝》一样被我们听到或熟悉的少数民族语言,可以说是少之又少。甚至,有很多种少数民族语言,本民族的人能说会听的也不多了。

  满族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人口数量排名第三,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满族人口数量约为1041万,可是前几年,会满语者已不足百人。近年来,随着满文培训班兴起,满族文化逐渐复兴。而记者采访到的广西仫佬族年轻人,对于本民族的语言和习俗几乎一无所知,于他们而言,民族的差异只是显示在身份证上的不同。甚至很多现已年近花甲的上一辈,都已不会说仫佬话。少数民族语言面临的危机,值得关注。

  ■ 现状:很多少数民族年轻人对本民族语言一窍不通

  今年27岁的小韦在南宁做媒体工作,小韦的父亲是壮族,母亲是仫佬族,为了享受更为优厚的加分政策,小韦选择跟随母亲,也是仫佬族。念初中,考高中,上大学,凭借自己的努力和锦上添花的加分,小韦的求学之路颇为顺利。但进入大学之后,当“加分已成往事”,小韦再跟同学聊到自己的民族时,发现找不到任何谈资。“我开始清晰地意识到民族问题。我想说本民族的语言,说仫佬话,想跟大家介绍自己民族有哪些习俗,但对于这些,我几乎一无所知。”

  于是,小韦回去请教母亲,让她感到非常遗憾的是,母亲也只是能听懂三两句仫佬话,完全不会说,更没办法教她。小韦告诉记者,位于广西省北部的罗城县,是全国唯一的仫佬族自治县,在这里,仫佬话还比较普及,但是中青年人还是主要使用普通话或者当地的方言桂柳话。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才会使用仫佬话作为日常的交际用语。“我外公住在罗城,但因为外婆不是仫佬族,所以他们之间都说桂柳话。我妈小的时候,外公教过她几句仫佬话,也就是教来玩的,她现在都不记得怎么说了。”小韦说,母亲结婚后,嫁到父亲所在的宜州,当地人都说壮语,仫佬话几乎忘光了。而小韦本人,连罗城都没回去过,仫佬话对于她来说,完全就是一门陌生的语言。

  索伦珠满语文培训中心的负责人德克锦是个地道的满族人,能够用满语流畅地进行听说读写,然而六七年前,身为80后的她对这种语言文字还一窍不通。“家里也没有人说满语,身边的满族人知道自己民族有语言文字,可谁都不会说不会写。”然而,满文保留了比较完整的文字资料以及史料和档案,延续了这种语言文字的生命。

  相对于其他一些民族来说,德克锦认为满族语言的保存状况还是可以的。“其实语言之间有融合的,现在汉语里,尤其是北京和东北的方言中,保留了不少由满语词转化而来的词汇,比如表示‘那个地方’,东北人会说‘那疙瘩’,这个‘疙瘩’就是满语词的音译。”类似的还有“磨蹭”、“邋遢”、“呵斥”等,就连天津方言中经常出现的词汇,都有满语的影子,比如管口水叫“哈喇子”,表示生气、翻脸的“翻呲”……德克锦说:“从词汇的角度来看,人人都会说一点满语。”

  德克锦说,满族人的民族特征其实并不明显,如果不会满语,他们和其他民族的人没有太大区别。“认识多年的朋友,很偶然的机会说起来,才知道都是满族人,如果能够用满语交流,大概早就能发现了。”

  德克锦说,从她身边的情况来看,满族人很多,然而能够掌握满语的满族人极少,还以满语为母语的,很大一部分是锡伯族人。据新疆师范大学法学院副书记,担任民族理论、民族学等学科教学的锋晖老师介绍,锡伯族和满族血缘关系非常密切,锡伯族的语言文字就是清代的满文满语。锋晖认为在语言方面,它们就相当于方言和普通话的关系。“满语在清朝时有三大方言,京师方言、盛京方言,另外在黑龙江那边还有一种方言。锡伯语属于满语的盛京方言。”

  清朝时满族的方言很多,于是有形成官方统一语言的需要,便借助文字来进行规范和要求。因此清朝时没有锡伯文这个称呼,锡伯族用的文字称之为满文。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前一次语言文字改革——在原满文的基础上,把重复的一些字母去掉,又增加了三个满文中没有的字母,才形成了今天的锡伯文。改动其实非常小,用锡伯文去看满文的史料没有任何语言障碍。

  有些人说锡伯族是满族的一部分,锡伯语就是满语,锋晖认为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对的,“我们觉得这样说最合适:锡伯族和满族共同拥有一种文化、一种语言文字。锡伯文是对满文的传承和发展。”锋晖指出,今天全国的满族人口中,会满语的老百姓只有寥寥数人,唯一保留满语、传承着满族语言文字的就是新疆的锡伯族。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范围之内,锡伯语曾经还是重要的交流工具——还在使用就能够传承。锋晖以自己的母亲为例,指出那一代人的锡伯语教学还延续到中学,属于最后一批系统学习锡伯文的本族人,“但到我姨那代,锡伯语的语言文字教学全停了,所以她只会说而不会使用文字,语言也只限于日常口语交流那种,到了书面语这块还是不行。”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刚建县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其他民族。现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十几万人口,锡伯人只有两万零五百多人,排在第四位,可以说融合度相当高。锋晖表示,如今在城市生活的年轻人一般都使用汉语,家庭里面一定程度上倒是会使用锡伯语。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农村中,语言环境则相对更好一些,“毕竟人口集中,但是锡伯语语言文字不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也不跟高考接轨。小学还保留着锡伯文的教学,但不受重视,师资力量也很单薄。”

  ■ 学习:民族认同感的高低直接关乎“语言态度”

  以德克锦为代表的少数民族成员,之所以在成年后还愿意去学习甚至推广本民族语言,与其自身对于本民族的认同感密不可分。

  对德克锦等人来说,能够说上一口流利的满语,是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北京有很多满族人,大家却感受不到和其他民族的人有什么不同。”德克锦觉得,掌握本民族的语言,能够让人对这个民族产生更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很多满族人家里都收藏有家谱,这些家谱都是用满文写的,能够看懂自己的家谱,当然是一种对民族文化的认同。”

  培训中心的学员扎湖岱,曾经也是完全不了解满语的满族人之一。一次,她与一位彝族女孩聊天,她随口问对方是否会说彝语,彝族姑娘很自然地说:当然会啊,谁不会说自己民族的语言啊?“这一刻,我真的被刺激到了,我是满族人,却不会说满语。”

  与满族的民族认同感形成反差的是,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很多人并不认为会说壮语值得自豪。小韦的父亲就是壮族人,父母经常用壮语交流,她从小也生活在壮族的语言环境里,但小韦却不大会说壮语。“小时候出去玩,说壮语是要被小朋友们嘲笑的。很多当地人认为‘夹壮话’难听,不愿意让小孩学,会说的小朋友因为害怕被同龄人嘲讽、排斥,也主动少说甚至不说。”小韦说,到了现在这个年纪,跟当年的小伙伴们坐在一起聊天,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对此感到遗憾,也会对自己“少不经事”有些后悔。“虽然说起来比较困难,但毕竟在这个环境中成长,还是可以听懂的,能听懂就还有学习的机会。但是仫佬话我真的是一点都听不懂,我曾经特意去找过仫佬族的老人,想听他们讲一些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化,但真的一句都听不懂,完全没有办法交流。”

  锋晖认为,锡伯族现今还保留着对民族身份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还有对语言文字的传承保护。“但融合也是历史必然趋势。”他觉得锡伯语似乎渐渐变成一种民族文化的象征,失去原本的交流职能。“我个人认为,单纯想把语言文字保留下来已经不起实际作用了。”锋晖表示,随着现代社会的一体化需求,各民族都在加速融合。本民族的历史传统和语言文字已经不太实用了。“我们能做到的,是把这些优秀的传统保留下去,把民族文化中更多文化符号传承下去。”锋晖特别提到,全世界之所以知道锡伯族,就是因为他们传承着满文、弓箭文化这些文化符号。这些本民族灵魂的存在,是社会激变过程当中不可或缺的精神内核,一旦消失,会影响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

  南开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意西微萨·阿错多年来从事汉藏语比较、语言接触研究,承担少数民族语言学、濒危语言研究等方向的项目。在他看来,以上截然不同的现象,可以归结为“语言态度”问题。

  “语言态度也是语言濒危程度的重要指标。通常来说,即使社会地位偏低的语言在语言态度上感觉不够‘高雅’,但是往往能够感觉其‘亲切’——面对正在失去的母语,很多人无限依恋又无可奈何。然而当母语者自己感觉难听,甚至抵触、不愿学的时候,从理性评价到情感评价都已失去了对母语的信心,一种语言的生命至少在这些人身上已经彻底死亡。”据介绍,语言态度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估语言活力及濒危状况的9项指标之一,亦即第1项指标“代际传承”。儿童决绝母语,意味着从根本上斩断一种语言生命线。很多人到了年长才感觉到母语的可贵,但是儿童时代如果已经拒绝,代际传承中断,再接续就千难万难了。阿错老师表示,一种语言的消失,这种灾难绝不亚于物种消失。正在消失的物种可通过留存基因的方式保存进而将来可以复活,然而语言的消失是永远的,即使留下再丰富的文献记录乃至音视频的记录,总归是死亡的材料,语言的生命只能在鲜活的口耳之间加以继承与延续。

  ■ 补救:当地经济、双语教育、后期培训都对语言传承有影响

  出生于1965年的何述强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作协的秘书长,何述强也是仫佬族人,或许是从小生长在罗城县的原因,何述强对于本民族的语言文化了解得比小韦多,他还曾专门写过一本相关书籍,名叫《凤兮仫佬》。

  何述强对于仫佬族语言文化传承的看法,要比小韦和母亲乐观很多。在他看来,一种民族语言是“强势”还是“弱势”,与该民族的经济状况有很大关系。“罗城县的人口有三十四五万,其中大多数是仫佬族。虽然跟满蒙等民族相比,人口非常少,但如果说仫佬话濒临灭绝,还为时过早。”何述强告诉记者,因为仫佬族本身就是个很开放的民族,对汉文化的接受程度也比较高,所以民族本身并没有萎缩的态势。另一方面,仫佬族的语言文化圈集中在罗城县县城附近的两三个乡,从地理位置上看,占据的是罗城县最好的区位,比较富庶,所以外乡人很愿意嫁到这里。“语言的习得主要看语言环境,嫁到仫佬族语言文化圈的人,很快就能够通过日常的交往学会听说仫佬话。随着人口的增长,会说仫佬话的人其实是在增多的,只是比较集中,没来过这里的人会觉得好像没什么人会讲仫佬话了。”在何述强看来,只要在民族语言的聚居区,人口保持稳定,其语言传承就不是问题。“但有些民族地区比较闭塞,经济状况不好,青壮年都选择出去打工,也没有姑娘愿 意嫁到这个穷地方当媳妇,这种民族语言的传承就面临危机了。”

  与何述强所描述的,民族语言通过嫁娶、人口流动等自然接触而得以传承不同,德克锦已经有意地把满语培训做大做强。

  2007年,德克锦开始对满语产生兴趣,那年冬天她在网上找到一家满语培训,从学生到助教再到老师,2010年的时候她已经成为培训中心的负责人。“开始时就三五个人,培训也没有固定的名字,比如这次叫‘鼓楼满语培训’,下次改在别处就换个名字。”德克锦告诉记者,很多人都以为北京有多家培训组织,一问才知都是这一家。“后来我们就起了索伦珠这个名字,这个满语词有召唤伙伴、不畏艰难、逆流而上的意思。”德克锦告诉记者,学的虽然是本民族语言,可还是遇到不少困难。由于没有语言环境,他们只能像学外语一样去背那些词汇和语法。“资料里记载的大多是书面语,在实际生活情态中的语气、表达,就只能到生活中去找。”她身边有不少人会到锡伯人聚居区去,体验那种以满语为母语的语言环境。“书本和实际使用的差距还是有的,学了很久还是听不懂说不出的情况也是有的,我觉得我还在磨合中,不敢说完全掌握了口语。”

  现在,德克锦身边已经聚集起了不少能够用满语进行日常会话的人,“可能大家能聊的话题不一样,但是大家都尽自己所能多使用满语。”来索伦珠学习满语的人越来越多,培训班人数累计已有千余人,甚至还有外国人。最小的学员是初中生,最大的有七八十岁老人。大家来学习满语的理由多种多样,有的是觉得身为满族人不会满语有点丢人,有的是因为地安门的小吃很好吃而对满族产生兴趣,还有很多人是喜欢看清宫戏、为研究清朝文化特意来学满文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其实应该感谢清宫戏,吸引了很多人来关注满族文化。”

  说是培训中心,其实这里更像个学习满文的沙龙,满族的文化习俗、服饰、书法、奏折、家谱等内容都是教授的范围。学员们通过各种途径联系到培训中心后,就可以在每周日来培训中心学习,整个教学过程都是免费的。“一期下来,能够进行简单的语言交流,学会基本的满文语法结构。”

  有些民族进行双语教育目的是学习汉语,而锡伯族双语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保留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及文化传统。锋晖介绍,锡伯族人采取的保护措施,首先体现在小学和学前教育的双语教育中。一些托儿所、乡里的小学都会安排锡伯语课程,不过只是针对学前教育学生和小学生。“这边有些小学二年级以后就再没有锡伯语课程了。”此外针对干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党校也定期办初级和中级的锡伯文学习班,“培训现在已经办过十几期了,一定程度上也在缓解语言文字的濒危状况。”

  此外,锋晖还提到当地一些民间组织也开办了锡伯语学习班,年轻人更是想方设法希望通过一些喜闻乐见的形式来传承民族文化。“语言如果不被老百姓所使用,仅靠教学、科研来传承还是太单薄了。”锋晖说他们之前做过锡伯语配音版的《机器猫》等动画片,接下来还想搞一些低成本的配音电影、小品、笑话、翻唱歌曲,“用锡伯语翻唱俄罗斯的一些老歌、邓丽君的一些老歌。这都是低成本运营,还容易被老百姓接受和喜欢,这样文化寿命就会更长一些。”虽然锡伯语在使用上还是难免面对大幅度缩减的现状,但锋晖认为,民族精神、民族传统还是不能丢,要尽可能把其中优秀的部分传承下去。

  ■ 专家:语言除了是交际工具 更是文化载体 多元是其生命

  尽管借着清宫剧的东风,索伦珠的满语培训愈发蓬勃,但在阿错老师看来,没有官方的保护措施,即便是藏维蒙等大的民族语言情况好一些,但是与过去相比仍然是每况愈下,国内的少数民族语言总体走下坡路的态势是不争的事实。

  “政府主导,采取措施提升民族语言的经济价值、提倡语言多元的共同价值,尊重少数民族文化传统,并且通过义务基础教育阶段加强母语教育等等,都是保护语言传承必需的措施。”阿错老师表示,一方面,政府、教育部门和民间团体有责任和义务采取措施,帮助弱势语言尽可能地得到保护,帮助少年儿童获得良好的母语文教育。目前而言,可以采取的最为有力的措施是提高民族语言应有的经济价值。比如抓住升学和就业指挥棒:民族自治地方,升学、就业必须通过民族语水平测试。服务自治地区基层的公务员、事业人员,无论是本民族还是汉族人,必须拥有当地民族语言的特定水平:服务当地民族,这样的要求合情合理合法。这样,本民族母语者升学和就业的机会大大增加,民族语的经济价值、社会地位必有提高。另一方面,对于每个人来说,根据自己的条件,必须尽量做点什么,想方设法保住自己孩子的母语。那么代代传下来,母语的生命就得以延续。假如做不到保住孩子的母语,也得传达母语宝贵的信念,传达给孩子,传达给朋友,传达给能传达的一切人。

  “有人担心孩子学了民族语,汉语学不好。如果真是值得这样担心的地方,那倒说明,母语环境很好了;相反,如果母语环境已经岌岌可危,汉语已经很普及了,完全不用担心学不好汉语。语言学习最重要的是环境。对于人类来说,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学习语言:如果脱离了环境的话——中国学生学习十几年外语,还是学不好,就是这个道理;同样,对于人类来说,最容易的事情莫过于学习语言:在环境中熏陶,不用学习就自然获得。”

  对于像小韦外公那样,婚后因为伴侣不会本民族语言,而放弃使用仫佬话交流的现象,阿错老师表示,婚姻确实可能带来语言继承上的问题,但也可能带来语言习得上的收获。“我是藏族,我夫人是说汉语的羌族,我的孩子们现在汉语和藏语都很好。当然作为家长我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我的二女儿在天津出生,3岁时才第一次回家乡,这时候,她却只会说藏语,不会说汉语。我们努力从家乡请保姆,没人愿意来,我们就把保姆的孩子也接来天津上学,承担全部费用;保姆不会骑车,我们坚持早晚骑自行车接送保姆的孩子。每年暑期坚持长途跋涉回到家乡,让孩子接触母语。只要个人或者政府能够采取措施,就有可能防止不利的方面, 甚至取得更加有利的效果。”

  之所以付出这么多的心血保证孩子会说本民族语言,阿错老师说,是因为民族语言在文化传承中的地位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语言的社会功能,一方面在于交际,是重要的交际工具;另一方面在于传承文化,是最重要的文化载体;同时语言本身就是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从交际的功能说当然越统一越好,最好全世界只说一种语言,这样交际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然而作为文化载体与文化现象,多元是其生命。“过去我们过多强调语言的交际功能,忽视语言作为文化载体和文化现象的重要方面。不但很多民俗、传统需要语言文字来传达传承,一些重要的艺术门类直接就是语言的艺术,甚至是一种活的有声语言的艺术。例如广泛在蒙藏地区传承的格萨尔-格斯尔英雄史诗,至今仍然是活着的史诗。语言如果失去,这一切也就灰飞烟灭。”

  “对于一个民族来说,语言与文化,是民族的生命,失去了语言,失去了文化,血缘传承毫无意义。不管是自己的母语还是其他族群的母语,一种语言的濒危与消失,是人类共同的悲哀,是人类共同的损失。中国境内语言丰富多彩,是中国人共同的财富。努力保护多元的民族语言,以及保护多元的汉语方言,都是惠及全体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的伟大事业。”


黑木耳蒸鸡   食谱原料:   黑木耳30克,鸡肉200克。   工艺做法:蒸。   配菜专区:坐月子食谱;热菜;荤菜。   菜谱属地:粤菜。   制作方法:   1、将黑木耳用清水浸至软,洗净,晾干水分,备用。   2、把鸡肉洗净,切成小块,加入食盐、酱油、生粉、白糖、味精和匀,胞制20分钟后,再加入黑木耳搅匀,文火隔水蒸熟即可。   健康提示:   黑木耳营养价值高,富含铁元素,有养血止血,调

putongVideo



新闻大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